恩施新闻九点半怎样和情绪结成小伙伴——浅析理解和运用情绪【转载】-南宁和谦家馆

怎样和情绪结成小伙伴——浅析理解和运用情绪【转载】-南宁和谦家馆
假期有机会跟亲戚们的孩子接触和交流。我发现他们大多都比较情绪化。高兴时,手舞足蹈大喊大叫,恨不得让所有人都陪他一起玩闹。不高兴时,一哭二闹三发飙,或者低头生闷气谁哄也不搭理。小孩子也就算了四叶莲,大点的孩子也是如此,只是程度没那么激烈罢了。
为此,我也多次跟家长谈到理性和平静在教育中的重要性。他们很认同,可一到孩子身上就用不出来:不听话了,恨不得揍一顿。考了好成绩,欢喜的简直就是要星星不给月亮。从中也可以发现家长的情绪化其实并不亚于孩子。
实际上,面对情绪大多数人都是一头雾水。我们不知道它从哪来,有什么作用,该怎么应对。我们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只是听之任之在生命中不断的来了又走。情绪跟我们朝夕相伴,对生活质量有着深刻的影响,搞清楚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显然意义非常。
——题记

怎样和情绪结成小伙伴
——浅析理解和运用情绪
作者:朱云龙
人类具有强大的意识和显著的情绪,这也是我们跟地球上其他生物最重要的区别。对于意识,人们都希望它强大些,好让自己更聪明点玉骨销魂。可是对情绪的态度就褒贬不一了。
有人觉得情绪是好事奇侠杨小邪。该哭就哭,当笑则笑,人生图的就是痛快。所以他们很喜欢沉醉于情绪当中。大喜大悲也好,淡淡的忧郁也罢,都能令他们feel倍儿爽。
有人觉得情绪是坏事。陷入情绪不仅难受,还会因此而做错事。所以他们不断的跟情绪斗争,想尽方法企图与之划清界限。
更多人还是处在“无明”的状态。他们对情绪并没有特别的认知,就像对待呼吸、消化等身体其他机能一样。高兴就高兴了,悲伤就悲伤了,难道还需要专门去管它吗?
那么到底应该怎么去理解情绪呢?接下来就跟大家分享一些我在这方面的浅见。
如影随影欲罢不能的情绪
情绪具备两大特点:第一,它会跟人相伴一生。第二,它不受人的控制。也就是说人们对情绪的产生,发展和消失几乎无能为力。比如,面对仇家,我们只能“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面对爱人,我们只会“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因此,随着周围情境的不断变化,我们的情绪也会随之不停的起伏。虽然我们都清楚理性的价值。但更多情况却是感觉一来,头脑一热就把事情给办了。所以大多数情况我们都是情绪的奴隶。
这样的场景我们一定不会陌生:公交车上因为被踩了脚而咆哮不止的悍妇。同学聚会上被女朋友甩了而黯然伤神的兄弟。难道他们真的愿意歇斯底里而被人鄙视?真的愿意为消失的奶酪而憔悴瘦削?如果能用一种优雅、大度、积极、智慧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他们难道会不愿意选择吗?可惜他们做不了自己的主,只好让情绪来当家。
也许有人持不同意见,认为自己的理智异常强大,可以察觉并控制情绪。可是,如果你根本不了解情绪的作用和价值,而是报之以逃离或对抗的态度。那么打败情绪可能性几乎为零。(具体原因后面会有论述)
假如被踩的是你。你望着新皮鞋上那个脏脚印,看着连对不起都不说的肇事者扬长而去。你的怒火涌上心头,甚至嘴上已经开始暗骂。这时你的理智提醒你:退一步海阔天空。况且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干嘛动怒呢?于是,你深呼吸几口,埋下头压住几欲喷涌而出的怒火。可是依然忍不住看了看那个脚印,想了想刚才的一幕。越想越觉得委屈不甘。最后只好叹了口气,用一句“算我倒霉”把愤怒转化为郁闷。
设想失恋的是你。你很清楚悲伤毫无意义,应该打起精神重新面对生活。甚至鼓励自己将来一定要找个更好的,让甩我的人后悔去吧。然而,每次走在大街上看到甜蜜蜜的情侣,每当下班回家面对空荡荡的房间。那份忧伤就会翻墙而过。为了不让自己“沦陷”,你找来一堆喜剧电影,企图用欢笑摧毁忧伤。吴旻霈然而每次傻笑过后,分手的一幕又会生生把你拉回现实,令你心酸流泪。最后,你不得不承认对悲伤的对抗无效。而且在悲伤的基础上,又平添了一份对自己懦弱的气恼。
也许在跟情绪的对抗中,人们一直都是失败者。于是干脆破罐子破摔心甘情愿的做了情绪的奴隶。久而久之长江长多少米,甚至没有情绪的掌控反而感觉无所适从了,转而开始对它追逐和依恋。
就像每个人都知道忠言逆耳利于行,可又有几个人不喜欢听甜言蜜语。毕竟那种愉悦得意的感觉确实美妙;没有人愿意过悲惨的生活,可是爱看悲剧爱听悲戏的人无处不在;恐惧让人窒息,可是恐怖电影甚至现实中类似的事件却令诸多人为之着迷。这些无不说明,人们不知不觉的已经把情绪视为“瘾头”而被其牢牢俘获。本质上跟毒品、游戏又有何异?
经过以上分析不难发现,无论哪种状况我们都是情绪的奴隶。不觉知时被情绪牵着走。觉知后成了情绪的敌人而陷入无休止的纠缠对抗。又或者干脆缴械投降被其彻底俘虏。难道我们的生活只能这样,强大的意识真的排不上用场吗?
情绪吃定了你VS你掌控了情绪
为了行文的方便,这里简单的把人分为两种:情绪人和理智人食盒记。前者就如上面的分析,处在被情绪奴役的境况当中。后者则不同,他们能够运用意识重新获得支配行为的主动权。
那么两种人的差别究竟在哪儿?怎么才能从情绪人变成理智人呢?接下来就针对两种人的行为模式进行具体的分析。
分析之前,先对一些将要用到的名词作简单说明。
刺激源:
能够引起当事人关注的一切事物。大到天灾人祸,小到别人看你的眼神,都可能成为诱发你的刺激源。值得注意的是,属于一个人的刺激源也许并不适用于另一个人。比如,一场电影会让一个人痛哭流涕。但是在另一个看来,可能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无聊。这主要取决于当事人的固有观念。
固有观念:
人们在生活经历当中接受并内化进大脑的各种认知。比如,我小时候曾经认同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观点。
行为:
人类能够做出的包括思想,语言,行动在内的一切行为。包括与生俱来和后天习得两种。。
反馈:
行为带来的结果对当事人的触动。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情况下都会有反馈重生法海,除非当事人愿意关注并接受。
下面我们先来看看情绪人的行为模式:
刺激源—→固有观念—→情绪—→行为(—→反馈—→调整固有观念)。
即是说:刺激源启动固有观念。固有观念导致情绪产生。紧接着情绪会引发一系列相应的行为。最后,这些行为产生的各种结果又会反过来影响当事人对固有观念进行调整。(公式中括号里面的内容不一定会发生)
举一个常见的春运期间买火车票的例子。经过艰难的等待你终于熬到了队伍前列。这时一个小伙子居然在前面插队。你当即火冒三丈,冲他一顿痛骂恩施新闻九点半。他有点不好意思,灰溜溜的跑了。这时,周围的人都朝你投来赞许的目光。还有人对你说“大哥做的好,像这种人就得教训!”你心理美滋滋的。
具体将案例中的各个元素对应如下:
刺激源:插队。
固有观念:1插队是错误的行为。2这会威胁到我的利益。
情绪:厌恶、愤怒。
行为:肌肉紧张,脑部充血,身体前倾,横眉立目,开骂。
反馈:插队者败退,旁观者夸赞。
调整固有观念:1强化了之前的观念。2补充了新的观念:制止错误行为可以得到公众认可。
通过上面的案例不难发现,情绪在整个过程中担当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如果说固有观念是真正的幕后主使,那么情绪便是台前的命令发布官。而行为只是被随意差遣的工兵。情绪处在中间环节,我们无法阻止其产生并发挥作用。只好被其奴役。
也许有人会反驳:这不算被情绪奴役。因为一切都是我主动掌控有意完成的。别急!先尝试回答下面的问题再做定论也不迟。
1“插队错误”,“个人利益不能被侵犯”,这些观念你是如何形成的?你是否分析过它们的正确性?
2你自己曾经插过吗队?如果没人反对,你愿意排上两天才买到票,还是愿意插个队早点买到票?
3如果插队的是你的上司,你是骂还是当做没看见?
4心头的怒火是你主动选择的吗?
5肌肉紧张,脑部充血,身体前倾,横眉立目是你特意表演的吗?
6爆出的粗口是你排练好的台词吗?
7插队者被你骂跑后,你内心的畅快感是你主动调出来的吗?
8面对众人的赞美,你脸上展露的成就感是你精心设计的吗?
……
对于这些问题,如果你都能回答的清晰明确,而且前后之间没有矛盾与漏洞,同时你的内心也没有挣扎或隐藏。那么之前的结论才有可能成立。否则,我们需要做的不是出于对“奴役”一词的抗拒和排斥(这本身就是被情绪控制的典型表现),而应该秉持一种怀疑和求证的态度仔细想一想平时的行为上是否于此模式相符。
需要补充的是:对于当事人来说,如果刺激源是第一次出现。那么该模式是不会往下继续进行的。此时,当事人会通过观察外界和思考推断来形成针对此类刺激源的固有观念。
假如在刚才的场景中,旁边站着一个对插队没有任何概念的小孩子。那么面对公众的声讨,他很可能会形成“插队错误”的观念。然而,如果当时所有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很可能会形成另一种观念——插队正确。
上面的模式涵盖了大多数人。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少数理智人的行为模式是怎样的:
刺激源—→固有观念—→情绪—→思维(察觉、控制与解读情绪,重新评估固有观念)—→新观念—→行为—→反馈(积极关注,主动获取)—→调整新观念。
从中我们可以发现与之前模式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思维”的介入。它在整个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它可以阻断之前的流程并引导流程向新的方向发展。
举一个真实案例。张校长的博文《北大新生自杀与教育四大支柱的缺失;醒来吧或守鞠亚,家长们!》中有这样一段话“当年学了一大堆毫无意义的数理化课程,却根本不了解最基本的人性与人生。”在面对“毫无意义的数理化课程”这一观点时,两位读者的反映截然不同。
读者A出现了强烈的厌恶和愤怒。指责张校长言论偏激。甚至不愿意再读张校长的文章。
读者B由厌恶转入平静。最后发现了张校长要表达的深刻内涵。同时也把自我的认知和思维水平提升了一大截。
下面对比分析一下两种行为模式的异同。
读者A:
刺激源:校长观点“毫无意义的数理化课程”。
固有观念: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情绪:厌恶、愤怒、鄙视。
行为:指责张校长言论偏激。放弃继续跟校长学习。
反馈:对校长的指责得到了部分人的附和与支持。
调整固有观念:1强化了之前的观念。2补充了新的观念“张校长是一个偏激的人。”
读者B:
刺激源:校长观点“毫无意义的数理化课程”。
固有观念: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情绪:惊讶、厌恶
思维:
1察觉和控制情绪。迅速感觉到情绪开始蔓延。立即运用各种方式来稳定情绪。比如心理暗示,调整呼吸,转移注意力等。
2分析情绪产生的原因——固有观念的启动。
3重新评估固有观念。这种评估是建立在一系列的设问和回答基础之上的。类似于上面一小节提出的各种疑问。
问题:“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真的吗?
回答:未必。实际上,这个观念是从小被植入脑袋的。自己从来都没有思考过其正确性就盲目认同并奉行了。
以前的时代暂且不论。仅就当前信息时代来说,知识越来越不重要,成功的方式越来越多样化。数理化的地位显然不再重要。既然如此,与其毫无缘由的盲目信奉该观念,倒不如认真研究一下数理化的真正价值。
新观念:数理化的价值曾一度被夸张甚至神话。应该重新进行客观的评估。
行为:重新研究数理化的价值。认真揣摩张校长要表达的真实含义。
反馈:这种平静的态度和理性的做法得到了周围人的认可与支持,同时也得到了更加深入了解学堂理念的机会。
调整新观念:
第一,数理化只是普通的知识而非成功的保障。
第二,张校长说数理化毫无意义其实是相对于人性和人生来说的。如果我们的目标是理解人性获得人生幸福,那么跟数理化的确毫不相干。
第三,张校长没有彻底否定数理化。今日学堂的科学课也在借助数理化的手段来实现训练学生的思维方式和梳理价值体系的目的笑笑鸟。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发现,两种行为模式的根本差别就在于:情绪人的行为由情绪来驱使,具有不可逆转性。理智人的行为由意识来掌控,具有可逆转性。而思维恰好是最关键的逆转装置,得以让我们的行为真正具备了自主性。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个人对待不同的刺激源可能表现出不同的行为模式。也就是说,在这个方面可能是情绪人,那个方面可能是理智人八路中文网。如果想成为一个“全面”的理智人,就需要不断自我提高。
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面对同一个刺激源,情绪人和理智人的外在表现有可能会相同。但由于背后的运作模式发生了本质的改变,所以不能同样对待。比如前面提到的插队案例。理智人也可能用同样的行为来处理。不同的是,理智人是在意识到固有观念的启动并对其重新进行了评估之后选择的行为。那么,仍然应该看做是由理智控制下的自主行为。
情绪背后的秘密:是伙伴而非敌人
在了解情绪的运作原理之后,也许我们会有这样的疑问:情绪看起来挺可恶的。在情绪人那里,它随意发号施令,很可能导致我们做出错误的行为。即便对于理智人来说,情绪也像敌人一般需要耗费心神去对付。为什么上帝在造人的时候要这么设计?如果没有情绪,生活会不会更好呢?
首先把我的结论告诉大家——情绪是必不可少的沙漠圣贤。
情绪第一个作用在于它可以弥补人类意识反应不够灵敏的缺陷。面对突发事件,大脑通常难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作出分析、判断和决定。这时情绪便可以取代意识迅速调动全身各部来应对和处理。
比如,当我们走在乡间小路上,突然窜出来一只野狗。如果我们先分析一下它有没有攻击性,再盘算一番是逃跑还是捡石头砸,恐怕它早就扑上来咬上了。幸好,人类在长期的生存演化过程中形成一种固有观念——遇到危险要逃跑。小时候我们也记住了大人的处理方式——蹲下来捡石头把狗吓跑。所以,根本不用思考,恐惧的情绪便会促使我们立马进入紧张的备战状态。
其实这只是情绪对于人类完成本能反应的价值。而且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种作用也带来了很多负面效果。
也许在原始社会,这些出于本能的行为就足以应对简单的环境了。但随着文明时代的不断发展,人类面对的境况越来越复杂多变。在一种情况下正确的观念,在另一种情况下很可能就是错误的。如果对固有观念不加分辨,任由情绪做主,我们的行为就带有强烈的机械性和盲目性。比如,面对批评我们会本能的升起恼怒的情绪,进而做出抗拒和逃避的行为。但是批评又是我们得以改进自身问题的镜子。所以恼怒反而是不必要的。
既然情绪没有在人类的繁衍发展中消失,必定还有其不可或缺的价值。
实际上,情绪的最为核心作用在于它是一种信号,专门用来提醒当前大脑中的固有观念已经启动并正在试图发挥作用。
前面提到,由于无法保证已经启动的固有观念是否正确。所以情绪给我们及时敲响了警钟,为我们提供了一次重新审视固有观念进而选择到底应该如何行为的机会。
由此可以看出,情绪非但对理性没有阻碍。反而可以帮助我们变得更加理性。因为我们可以在情绪的提醒下,随时发现我们对自身和世界的各种观念的不足和错误,进而通过对其弥补和修改形成新的观念。
这种基于情绪的提醒从而打破本能的禁锢,然后用意识来真正指导我们行为的方式才体现了人类之所以为人的主动性。
比如,在乡下有些老一辈的人到现在还有在床底下藏粮食的习惯。可能是饥荒时代饿怕了。备灾备荒的观念就深深的印在了脑子里。然而时代早就变了,如果该观念得不到纠正,任由紧张的情绪持续驱使着同样的行为,那人的自主性就无从体现。如果哪一天老人家开始追寻内心紧张的缘由,进而检省备灾备荒的观念已经多余真命天妃。这时他的意识力量才会展现出耀眼的光辉。
赶紧牵手吧,小伙伴都等不及了。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原来上帝的设计竟如此完美。除非你能保证自己固有观念的绝对正确性和普遍适用性。否则一种观念一旦进入大脑就能够指导行为,万一结果不遂人愿,我们连个提前阻止的机会都没有。岂不是个巨大的bug。
好在有了情绪。无论是悲伤还是兴奋,厌恶还是喜好,只要它出现了,都代表背后的观念启动了,检省的机会也随之而来。只要我们重视和把握马文璐,就能在行动发生之前进行调整(或不调整),进而选择我们真正要选择的行动。
余世维曾经讲过一个案例。由于下属的过失,害他在董事长面前被臭骂一顿。他在愤怒中想把那个下属开除掉。甚至连开除文件都写好了。这时他想起自己的一个重要原则——重大决定要隔夜。于是他把开除文件放进抽屉就回家了。第二天当他再次回到办公室就把那份文件给撕掉了。因为他意识到那个下属虽然有错但根本不至于开除。后来这个下属也成了他最为得力的助手之一。
“重大决定要隔夜”就是为了防止在情绪中乱做事。而要给自己充分的时间来审视情绪背后的观念到底对不对。
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我的学生身上。小D第一次当班长时,觉得班级存在很多问题,同学的配合度也不高。内心烦躁厌恶的情绪很重,甚至想干脆辞职算了。当时,我并没有安慰或者鼓励他克服困难。只是提醒他别忘了情绪的价值。
后来他经过自我分析,找到内心两个固有观念:第一,班级应该没有问题才对。第二,既然我是班长大家应该听我的才对。
可惜这两个观念都是错的。正确的观念应该是:第一,班长的作用就是解决问题。如果班级没问题还要班长干嘛。第二,大家不会因为我是班长就听我的。只会因为我的态度和能力很好才会听我的。
当他纠正了错误观念之后,烦躁和厌恶自然不会再次出现。他也明白了自己今后应该怎么做。任期结束时他凭借着自己的“政绩”得到同学们的一致好评。
当以信号和警钟的角度来看待情绪时,我们会发现之前跟它的种种纠结都烟消云散了。
其实,我们的这位小伙伴一直以来都很“热心”,很“忠诚”蔡研,甚至有些“可怜”。它尽心尽力的坚守岗位,不厌其烦的履行职责。我们不理解其良苦用心也就罢了,待它的方式还显得很不“人道”。要么完全忽视它的存在,要么对它反感排斥,要么把它当成“瘾头”来享受。所以就算它有时对你发点脾气使点性子(情绪很严重让你难受),也不能怨它,都是被你“逼”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