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羽翼下的天使在兰州,又又遇见小白-摄晦主义

在兰州,又又遇见小白-摄晦主义黑道狂少
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 总裁的废妻,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 ,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还有第三次冲动:跟团游。
离开兰州,告别了小白懒帝轻狂,开始了跟团的旅行。人模狗样的去了,灰头土脸的回来,差点就死在远方。
第一天跟团,早早地收拾行李恶魔羽翼下的天使,不料还是晚点到达。无奈只能坐在旅游大巴的最后面,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一个跌~宕~起~伏的噩梦。
从兰州到第一个景点——互助土族园,车程近5个小时!!!一路上风光无限,一路上跌宕起伏,一路上天昏地暗勒夫吃鼻屎,一路上波澜壮阔,最终吐了。
上车睡觉五小时,下车拍照两小时修月琴,这就是跟团游。
互助县土族故土风情园,位于海东地区的互助土族自治县威远镇龚萍,是一个全面展示土族民族风情的主题园区,据说是AAAAA级风景区。每天下午两点有一场表演,听敬酒歌,饮青稞酒,看安召舞,赏轮子秋。之后开始噩梦循环:上车五小时苏维埃宫殿,景点2小时——塔尔寺,藏传佛教的发源地。

(轮子秋看台上的哈达)

(辩经堂外)
我们都安慰自己,旅行嘛多杰克,不就是从自己活腻的了地方,再到别人活腻了的地方去,但是,跟团旅行却是去别人死活不想去的地方——购物点。全程共计四个购物点(旅游合同上列明只有两个),进入购物点劳春燕简历,导游化身推销员,鞍前马后;离开购物点,导游化身驯养员,发号施令。第一次购物点团内没几个人买,导游发车后拿着话筒含蓄的说:“各位家人就是不给我长面子啊,看不起我啊鲍飞,到时候别人住空调房不要感觉是差别对待”叭啦叭拉的,感觉此人是整个旅途中挥之不去的雾霾临沂老徐。
第二天在克素尔民俗文化村逗留之后有女不凡,翻过日月山,进入了草原,前往茶卡盐湖。我们走的是109国道穆小龙,就在青海湖旁。中途在花海做了一次短暂的停留,这算是对一路颠簸到飞起的小小的安慰吧。


(花海的尽头就是青海湖湖畔)

(花海中的经幡)


(美景美人,只欠美酒)
下午到达茶卡盐湖,天气正好,蓝天白云。(我们整整担心了半个多月会下雨)


最后一天,6点多就挣扎起来,从海南共和县出发,穿过G6和109之间的重重大山,到达青海湖二郎剑景区。相比阴沉沉的青海湖而言,倒是蜿蜒的盘山公路上的风景更胜一筹,山是什么山不清楚安良城红,路是哪条路也不记得马诗歌,只能放图了。

(右侧纵贯的白线)
青海湖的是很冷,湖边的风凉飕飕的,虽然是未央八月,游客们却早已冬衣加持肥猪满圈。更让人心凉的是,相机没电!所以只能掏出2000万柔光自拍的OPPO咔咔咔,拍出我家老大背影的美。
假装这里有张孤单的美照
当天晚上回到兰州,已经憋了三天的我们,历经一个小时的排队,终于开启的酒池肉林的时代——火锅!
大家都说,旅游就是把全国各地的特产带回去送人。我们可不一样了,克素尔村的藏药银,没买;昆仑山的昆仑玉,忍住没买;西宁博物馆楼下的金珂藏药,也没买;牦牛肉、羊肉和牛羊鞭,还是没买。最后超级囚徒,在兰州火车站对面,兰州烟草欣大公司,买了几条兰州带回去送人。就在这里,又又遇见了一直小白猫。(原谅我忘记拍照了)
此次青海之旅曾子墨丑闻,最大教训就是:不能偷懒极品姑爷,不要报团荤荤大端。旅行时最劳顿麻烦,叫人本性毕现。经过长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结交做朋友。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
最后,用一张图结束我们青海之旅。

年纪正好
遇见所爱
甚是欢喜

Love you.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