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榕庄千年古县新津-风华五津

千年古县新津-风华五津
新津于北周闵帝元年(557)建县,迄今已有1452年。尾关优哉这一千多年来,新津区域无大变动,而县名一直以“新津”名之,从无更改,算是名副其实的千年古县。不过,新津得名还要早于建县诺查丹马斯,时间约在东汉建安二十一年(216)。说来,它的得名还有一段故事。
新津在成都以南,距成都约八十华里,自此,南可达眉嘉平原;西可往康藏,是成都南路的一个交通节点。这个交通要口缘于河流的走向。岷江流到都江堰,分成内外两江。外江(金马河、羊马河、杨柳河)及南河、西河流至新津汇合天心恋吧,再流到彭山江口与内江合流,悦榕庄然后再下乐山、宜宾入长江。所以常言说新津五河相聚。东汉以前,成都通眉嘉平原,无论水陆两道皆不经过新津,而是走位于彭山江口的岷江汉安桥和亲罪妃。但当时走汉安桥其实很不方便,百姓深以为苦。对此,《华阳国志》有记载:“汉安桥,广一里半李艺智,每秋夏水盛断绝,岁岁修理,百姓苦之。”这一交通状况后来在李严任犍为郡守时得到改变。

南河浮渡 佚名摄影
相传,某年夏天,江口镇江水暴涨田蕾希,汉安桥冲毁,舟船不渡,交通断绝。此情此景令李严十分忧愁:年年这样恐怕不得行释小虎,得想法开辟新的渡口。可是开新渡口谈何容易?李严百计莫出,心头郁闷,于是在一天午时来到江口街头散心。刚走到街中央伍克波,见一须发皆白的老者双腿席地盘坐为人占卜,遂上前围观。老者占卜很有点特别,其人并不言语,只是以面容微笑、悲愁来显示吉凶张雪忠。李严想:这也太玄乎了,便欲转身离去。孰料,老者开了腔:“官人且慢,不就是开辟新渡口的事吗?”李严闻之大惊:这老者怎知我心事?遂前倾身体欲问个明白。老者并不多言,只冷冷抛出一句:“县北江岸有仙山金陵十二君,风光旖旎美天津缪如婷。”说完老者飘然离去。李严赶紧追问老者家在何处祈可欣?“平冈治。”应答声细若轻风,老者一边答,一边迅速消失在人群中。李严明白,今天巧遇仙人李阿真人了耿冰娃。(注:李阿真人传为汉时神仙,相传在新津县北的平冈治升仙车智妍。)
别过老者,李严随即带上亲随,策马沿江北行。不多时分,便来到今新津南河岸边的修觉山下。此地几条大河交汇,江流平缓,过江向北可至成都,向西可至打箭炉,实在是一个绝佳的交通要口。就在这里开渡口。李严计策一出,可是一望身旁的修觉山,心理便凉了半截。修觉山矗立江边,山脚江水击拍覃维妮,仰望,悬崖峭壁,尤如万仞摩天。这山成了交通大阻隔,要开渡口,必得从山脚打凿出通道,联通东西方行。可这巨大的山体,这陡峭的岩壁,何年何月才能凿开?“天绝我也金萱作品集!”想到这里,李严长叹一声,一时陷入茫然。
就这当口,江上传来一生渔唱:“水克火哟,难相容。水火相交哟,挟千山夏佐全。” 李严循声望去,但见空阔的江上,一渔人身披蓑衣怡然摇桨小酒窝吉他谱。“水火相交挟千山。”李严默念了几遍渔人的歌谣,猛地喊道:“有了,就在这山下开新渡口。”原来,水火虽相克,可是火烧山石,再以水浇之,山石因热胀冷缩的作用会爆裂开,如此开凿山石则大为容易。凿山工程就此展开。建安二十一年,山脚通道凿成,形成一个新渡口,所谓“新津”(津者,水渡也)。从此,成都通眉嘉平原的另一条新道路开辟出来。新渡口日益繁荣,终于于公元557年设置了新津县。(注:《华阳国志》记载:“建安二十一年,太守南阳李严乃凿天社山,循江通车道。”修觉山是天社山的一段,临江矗立,陡峭非常,隔南河与县城相望。修觉山脚正是李严当年凿山处。)
新津建县后立刻成为成都南路的重要交通口岸。成都南下眉嘉平原;西去康藏璞玉惊华,都要经过新津。因五河汇聚芗芗,新津又成为岷江中游上的水运枢纽。自新津,乘船下可达眉山、乐山、宜宾;上可至都江堰、双流、温江、崇州、邛崃、大邑、蒲江。这一切令新津俨然是成都南路门户。大抵因为交通的重要,自建县起到今天,新津县名及区域一直没有变动。建县时,县辖区域跨岷江两岸,南河南北,纵横各约30公里。这个区域稳定至今。所以,新津可称名副其实的千年古县。
下为新津全景图,请横屏观看

新津全景图 何耀贵摄影
编辑:慕之

资格的老新津都关注咯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