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空十二小时在坟前和一具女尸开玩笑拜堂,晚上她来找我了…-我们爱小说

在坟前和一具女尸开玩笑拜堂,晚上她来找我了…-我们爱小说

贪玩也会撞鬼民工网?
事情得从那个中元节说起,七月半,恰逢周末,我邀约两个同学一起回乡过鬼节,请他们吃地道的烤乳猪。
鬼节这天,村里必做两件事,一件是烤乳猪当祭品供奉先人,而另一件则是到一座废旧的老宅子门前泼一碗雄鸡血。
为什么要泼一碗雄鸡血,大伙别心急泗门生活网,后面自然会明白。
我叫龙云飞,和我回乡的两个同学一个叫崔喜来,一个叫左木画神闲。
左木当晚因为家里有急事,吃完饭便赶车回了县里,只有崔喜来留宿在我家。
崔喜来总爱干些不着边的事,玩笔仙、碟仙,去鬼屋探秘,这是常有的事,所以得了个外号崔大胆。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久而久之,我也喜欢上玩这种光怪陆离的事。金默玉
晚上,两人在屋里坐得无聊,想斗地主可也还差个人,不是说我在村里没朋友,主要因为今晚太特殊。
鬼节嘛,家家户户一到夜里就关门闭户,不论男女老少都不出门,说是今天鬼门关大开,怕出来撞着脏东西。
脏东西有的人可能不知道是啥,但是在农村听过老人们吹牛的,都明白那是鬼的意思。
老崔和我都好这一口,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哪里有鬼魅趣事,我们就会往哪里钻。
今天这日子不错,我心血来潮地对崔喜来道:“老崔,不如咱两去玩点刺激的。”
老崔一听这话,两眼放光,就像是老猫闻见鱼腥似的,激动地问:“啥刺激的?你们村不会有花花玩吧?”
我忍不住骂了句:“去你姥姥的!”
他说的“花花”是去那种烟花之地取乐的意思,言归正传,我咳嗽一下,正儿八经地说:“今天是鬼节,咱这之前去过的地方也不少,就是没见着鬼长啥样,不如今晚出去碰碰运气。”
老崔眼冒金光赵易山,来了兴趣问:“去哪儿,你们村有啥闹鬼的地方?”
我看了看屋外,老爹老妈都睡了,但还是不敢大声说,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要在今晚出去玩,绝对得挨一顿实称的。
我压低了声音,凑近老崔道:“上个星期我们村后头葬了座新坟,听说葬的是申海市的一大户人家,看中了这儿的风水。”
老崔也压低声音问:“男的女的?”
我坏笑道:“女的,听说才十八岁,村里人传模样美若天仙,美不美我倒是不清楚,就是这么年纪轻轻死了多可惜,要是给我当媳妇多好。”
老崔切了一声说:“就你这模样,还想找城里的大美人,这辈子别指望了。”
我无语地道:“看穿别点穿啊!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吗?”
老崔哈哈一笑:“别说,其实有机会,若是一会咱们去撞见那美女,说不准能发生点那啥,哈哈。”
年少轻狂,我两平日里啥都敢说,现在也不例外,说得难听点就是说话不过脑子。
我接话道:“只要她敢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哥绝对把她办得服服帖帖的。”
老崔催促道:“别吹牛逼了,现在没见着你才敢得瑟,咱们啥时候去。”
我看了看手表,现在十点半菲纶,到那座坟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现在出发正好。
翻出两根手电,两人偷偷摸摸便溜出了家。
说实话,让我一个人大半夜在这深山小道上走,绝对害怕,不过有个人陪着,一边吹牛,一边抽烟,却没了半点怯意。
两人游游荡荡地来到那座新坟,四周全是老树林,在夜里黑漆漆一片啥也看不见,只能偶尔听见猫头鹰叫几声。
老崔走到坟头,用手电照着墓碑上的照片,咂嘴道:“啧啧啧,真是可惜了,这模样,电视上的有些明星还赶不上。”
我也觉得很可惜,之前听村里人说漂亮,以为是他们没有见过世面,但是现在亲眼看到,这女子真不是一般的漂亮。
顺着向下看,得知这女的名字叫做冷凌霜,好听是好听,就是感觉有些凄凉。
两人在坟边转了一圈,老崔道:“龙哥,咱两玩点啥呗,不然这一趟没啥劲。”
“玩啥?”我好奇地问。
老崔思索了一会道:“你们这边有没有冥婚?”
我点点头:“有啊,怎么了?”
老崔坏笑道:“龙哥,不如你和这美女拜个冥婚,怎么样?”
“怎么拜?”我听过冥婚,但是却不知道这其中的道道。
老崔把腰间的匕首摸出来说:“我也不清楚,就随便玩玩,你割破中指,滴一滴血在墓碑上,然后和这美女拜个天地,怎么样?”
我白了老崔一眼:“老崔,你这就不厚道了,为啥是我拜,而不是你拜。”
老崔晃着手里的匕首说:“龙哥,要是你敢拜,这把匕首就归你。”
我看着他手里明晃晃的匕首,这是他哥从外面整来的,听说还是外国货,极其锋利,我早就看上了。
“成,一会可别反悔!”向来我就天不怕地不怕,更何况这只是件鸡毛蒜皮的事。
我接过老崔手里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在中指上划了一刀,然后在墓碑上滴了三滴血,随后朝着墓碑三拜九叩。
老崔倒好,在一旁吆喝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这憋犊子笑得捂着肚子大笑,就跟买彩票中了大奖似的王洪迪。
他笑完该轮到我笑了,我拿着手里的匕首笑道:“老崔,以后这匕首就归我了。”
老崔点点头:“龙哥,本来这东西就是要送你的,因为我哥又给我整了一把。”
我忍不住呸了一声,骂道:“老崔,你丫真是够鸡贼的。”
两人在坟边吹了会牛便回了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两人倒床就睡。
半梦半醒间,也不知道是真实还是一个梦,一女子推开屋门走进房间,来到我的床边后,手一挥,将老崔挪到床底下,然后爬上床直接钻进了我的被窝里。
她钻进我的被窝后,随即又钻进我的怀里,入怀只觉得像是抱着一块冰似的,不过当我触碰到她时,整个身子就跟点燃了一样,燥热无比,哪儿还在乎那点凉意。
作为一个未经人事的处男,我自然是猴急地想把该做的事情做一遍,不过怀中的人却没让我如愿,虽说准许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但是一到下一步,手就会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推开。
好一会之后,我火急火燎地想再进一步,但是她却起身离去,只丢下一句话:“我要走了,明晚再见。”
已经到了这地步,我自然不想让她走,于是伸手去床边准备把她给拽回来,可却抓了个空,整个人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底下传来一声碰头的声音,接着便传来老崔骂骂咧咧的声音:“擦,我怎么睡在床底下!”
我费力地睁开眼,朝床边看去,看见老崔正穿着裤衩从床底下爬出来。
看他的样子,我忍不住噗呲一笑,谁知道,他也是扑哧一笑,两人就跟两个大傻逼似的。
我笑着说:“老崔,你丫刚才得样子也太猥琐了!”
老崔则是笑着对我说:“龙哥,昨晚上你是不是偷.人去了,瞧你脸上的黑眼圈,就跟熊猫似的。”
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镜子边看看,谁曾想,一动身子就跟散架似的,特别是腰板,又酸又痛。
老崔见我挺着腰不敢动弹,急忙走过来问:“龙哥仙塔修仙,你咋了?”
我扶着腰说:“擦马尔亚之战,腰怎么这么痛。”
老崔一边把我扶正,一边说:“龙哥,你该不是昨晚真偷.人去了吧。”
他这么一说,我回想起昨晚的事,冷汗唰的流下来,急忙道:“老崔,你昨晚怎么睡床底下去了。”
老崔一脸蒙逼,缓了缓说:“我也不知道啊,咱两明明都是睡床上的,怎么我会在床底下。”
想不通,他看向我眯着眼问:“龙哥,该不会你一宿没睡,把我挪到床底下去,搞恶作剧还闪到腰了吧。”
我无语地道:“瞧你这话,我闲得蛋疼啊!”
不等老崔接话,我接着又说:“对了,昨晚我做了一个怪梦。”
我将昨晚上做的美梦说了出来,现在想想还真是一番滋味,只可惜没到最后一步。
老崔将我被子一掀,看着我光溜溜的身子,哈哈大笑道:“龙哥,你该不会是昨晚打了一晚的飞.机吧。”
我正要反驳,转而脸色一冷,妈的,昨晚上睡觉明明穿着衣服的,现在怎么裤衩子跑到哪里去都不知道!
仔细一回想,我昨晚上想和梦中人......不知不觉什么时候脱的裤衩子都不知道。
细一想!我心中生起不好的预感,该不是昨晚拜堂的事让我撞鬼了!而昨晚钻我被窝的女人,或许是那新坟中的冷凌霜!
想到这,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昨晚恐怕真撞鬼了,没遇到之前绝得这种事情子虚乌有,所以并不害怕,但是现在遇到了,不怕可能吗?
这件事我可不敢找老爹老妈,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可能要被抽掉一层皮。
一寻思,村里头能解决这种事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李老头,至于他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村里人一般叫他李半仙。
李老头不是本村人,听说在十几年前才搬来的,具体也不清楚他祖籍哪儿,只知道他平日里干的活计是帮人办白事,或者过阴阳算命。
此刻,病急乱投医,不管昨晚是撞鬼,还是做了个梦,今天必须得去李老头那一趟。
说实话,对于那女鬼我还有些小期待,因为她实在是太撩人,不与她发生点啥,心中总觉得很不是滋味。
但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小命更重要,我怕落个jing尽人亡的下场,索性内心告诫自己别去想那些没用的。
饭也来不及吃,和老崔两人匆匆忙忙便赶往李老头家,路过小卖部的时候,顺带打了一斤玉米酒。
李老头有个喜好,那就是爱喝酒,不过不爱喝太好的酒,就喜欢村里卖的自酿散酒。
到了李老家院前,我走过去,轻轻敲了两下门,吆喝道:“李大爷,起这么早啊。”
李老头眉头抖了抖,看向我道:“小子,看你眼窝内凹,乌黑无神,眉宇间更是缠绕着一丝黑气,撞上东西了吧。”
一听这话,我心中大感不妙,一旁的老崔也是目瞪口呆。
看来事态严重,我急忙道:“李大爷,您可得救救我啊,昨晚我真被脏东西缠住了。”
李老头直接拿过我手里的散酒,打开瓶塞,闻了一下,然后砸了一口,接着道:“如果老夫没猜错,你小子遇到的是女鬼,对吧?”
我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李老头又喝了口酒,继续道:“这件事并不难,你小子按我说的做,以后那女鬼便不会再来缠着你。”
因为来得匆忙,我就买了一斤散酒,于是嘴上赶紧道:“谢谢李大爷,改明我再去带些散酒过来,以后经常来孝敬您老人家。”
李老头摆摆手说道:“把衣服脱了,我在你身上画两道符就成。”
我不懂这些门道,自然他说啥就做啥,可我衣服还没脱完,李老头突然大叫一声:“等一下!”
我转头蒙逼地看向他问:“怎么了?”
他走近我些,扒开我的后衣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旁的老崔开口了:“龙哥,你后脖颈上怎么有条红线!”
我自己看不到后脖颈,只能干着急地说:“我他妈怎么知道,啥红线啊?”
李老头双目灼灼地望着我说道:“小子,把你们昨晚上怎么撞鬼的事,给我完完整整的说一遍,一点细节都不能落下。”
看李老头如此严肃,我自然不敢有半分隐瞒,将昨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老头听完之后,长叹一声说:“小子,你的这件事麻烦大了。”
我的身子禁不住些发起抖来,莫非惹了个大麻烦,连李老头都没办法。
人都是怕死的,我自然也不例外美女圣约书,于是赶紧诚恳地说道:“李大爷,求求你救救我,要是你不救我,我这小命就保不住了。”
李大爷原地踱步,好一会之后说:“小子,看在人情的份上,我帮你这次,不过能不能逃过一劫,得看天意。”
得到肯定的答复,我一个劲地给李大爷鞠躬道谢,他转身走进屋里,穿上一件黄色道袍,肩上挎着一个黄挎包,出门便道:“先去那女鬼坟前一趟,探探她的口风。”
三人一路疾行来到冷凌霜的坟前,李老头在坟前作了三个揖,而后拿出两根蜡烛和五炷香,递给我之后说:“小子,你把这些东西点上。”
对于李老头的话,我是唯命是从,接过东西便去燃点,这些事平日逢年过节都要做,自然不会手生。
只不过,我好奇的是为什么给我五炷香,平日里祭拜用的一般是九炷。
不过,此刻哪里容得我想那么多,只管点上再说。
将蜡烛在墓碑前插好后,用火机将蜡烛点燃,然后准备用蜡烛的火焰将香给点了,可是奇怪的是,还没来得急把香凑上去,蜡烛居然凭白无故灭了。
这么连续试了几次,我后脊背都冒出了冷汗,要知道现在周围是一点风都没有,风吹蜡烛自然不可能!
一直试了九次,李老头对我道:“小子,蜡烛就别点了,把香点了先,插在墓碑正中央都市回收霸主。”
我点点头,将五炷香点燃,插在墓碑前,老头自顾自地点了一袋烟,在一旁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我此刻心烦意乱,于是也点了一支烟,坐在一旁。
估摸着过了几分钟,老头起身看向墓碑前的香,又是一声长叹:“三长两短,看来她不愿意放过你贺红梅简历。”
我看向墓碑前,正如李老头所说,五根香烧得三长两短,我急得看向他问:“李大爷,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大爷一摆手道:“先回去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三人又火急火燎地回到村里,不过没有去李老头家,而是直接回我家。
一进院子,老爹老娘客客表情有些诧异,应该是不明白我为什么把李老头带来了。悬空十二小时
李老头喝了一盏茶之后,将我所遭遇的事情一一道出,我在一旁心惊胆颤,想着一会要被老爹老娘混合双打。
可我错了,老爹听后愁容满面,乞求这李老头救我,而老娘则是泪眼婆娑,一脸茫然。
李老头在桌前开口道:“当年你家老太爷救过我的命,这次就算是还人情,不过还是那句话,能不能躲过这一劫得看天意。”
随后,李老头吩咐去准备了一些东西,我的一套旧衣物,还有把我身上的毛发给剃了,用红布给包起来,至于其他设道场需要的东西自然也得准备。
下午的时候,李老头用谷草扎了个草人,把红布包塞进草人身体中,又给它换上我的衣服,随后放在我的床上。
处理完这一切之后,李老头给了我一把黑纸伞,还有一根红线,让我去后山的那栋老宅里去住一宿。
至于老崔,李老头让他先离去,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
夜幕时分,用过饭后,我走出家门朝后山老宅行去,李老头嘱咐我,进去老宅后我要把伞一直打开,而且要一直躲在伞里下,就算是睡觉也要在伞下睡。
而且我得时刻注意手腕上的红绳,如果红绳断了,那么我就得马上离开老宅。
我问了李老头离开后去哪,他没给个确切的答案,只是说到时候再看吧。
一番嘱咐后,我只身一人朝老宅走去,要是换做以前,一点都不会害怕,但是现在,知道有那些东西的存在,不怕那就怪了。
后山的这座老宅是一地主家的,不过一家人在刚解放那会,都自杀了,十几口人无一幸免。
之后,有人想去清理一下,然后搬进去,但是进去都还没清理干净,便撞了邪祟,还闹出了人命。
之后有过一些不怕死的人去住过,但是都出了事,所以,那地方在村里是个禁忌。
从那之后,每年村里人一到鬼节,都会在那老宅门口泼雄鸡血,说是为了镇压住里面的怨鬼。
来到老宅前,按照李老头的吩咐,我打开伞将自己遮住,然后对着里面三鞠躬饮食奇趣录,随后敲三下房门左雯璐,然后朝里面大声喊道:“路过贵地,借宿一宿,打扰了。”
等了几秒钟,我缓缓推开大木门,吱呀呀的声音搞得人毛骨悚然。
借着月光,朝里面仔细地望去,看着破破烂烂,长满杂草的院子,心中十分害怕,但是为了保住小命,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去。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后续内容↓↓↓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