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尸复活之谜总裁太凶猛,日夜都想把我压在身下,折磨的我下不了床…-阳光读物

总裁太凶猛来岛通总,日夜都想把我压在身下,折磨的我下不了床…-阳光读物


手上的疼痛让我从黑暗中醒过来,睁开眼就看见医生正在给我打针,渐渐地我发现不止是手疼,肚子也有点阵痛,我大声的呼喊着医生,跟她说肚子好疼挂名王妃。
但眼前40多岁的女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恍然想起她就是之前老公带我去诊所做B超的医生虎式自行火炮!
她似乎知道我认出来了,轻声说:“不会有很大的痛苦,你放心。”
“什么......意思?”我额头冒着冷汗,下意识的捂住肚子。
“你的家人已经决定做引产手术,半个小时后开始。”她淡淡的说。
一股凉意灌身而过,我发了疯似得冲她大喊:“我没有要引产,这孩子是我的,快点让方越过来我要见他!”
“不用叫了,他就在这。”婆婆笑着走进来不知道和医生说着什么,在他的身边就是方越,还有个陌生的年轻女人。
“方越、方越、快救救我们的孩子,刚才医生说要引产,她搞错了是不是?这是我们的孩子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我没有在意那个女人,挣扎着拉住他的手,急切的想确认。
方越没有回答,也没有看我。
“小纯怀的可是我们方家的孙子,那你这个肚子里的女儿,当然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婆婆把‘孙子’说的极重,一手抚摸着那女人的肚子,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关心。
“我们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是你跪在地上跟我求婚说爱我娶我的,现在你竟然为了一个狐狸精就要抛弃我杀了你的孩子!”我痛苦的跟方越说。
“随便你怎么样,不过做这一切时我都已经做好准备了,而且你母亲是有心脏病的,要是她知道这些事情不知道身体会不会有事?”方越漫不经心的说。
“你什么意思?我妈对你那么好难道你忘记了?你这么做对得起她!”我大喊着,眼泪也流进嘴里,又苦又涩。
他没有回答我,倒是他身边的小纯挽着方越的手臂微笑着看我:“我会和他共进退的,打官司我会找最好的律师奉陪到底,不知道你能不能抵得住?”
我大口喘着气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肚子的疼痛已经让我精神恍惚。
“我答应你离婚,孩子可不可以留下来?”
身边有几秒钟的安静,过了会儿方越出声:“那就现在把名字签了。”
我硬撑着身体侧爬过去,颤抖着双手勉强把名字写在上面,滚烫的眼泪滑出眼角滴落在纸上。
拿起我签好的离婚协议书,方越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抱歉,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我摸着肚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纯掩着嘴笑:“你醒来时候医生打的就是宫缩针,帮助你引产的药物,就算现在想救孩子也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方越没有反驳搂着小纯转身离开,到关门都没有转身多看我一眼。
他们离开一会儿医生就进来了,她在床边站着,我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哭着说:“救救我的孩子濡女,只要能救回来他们给你的钱我愿意出双倍,我求求你了!”
“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你要是受不了我就给你打麻醉针,能少受点苦陈金铭。”医生叹气道。
我心中悲痛,闭上眼任由眼泪流出:“就这样吧!”
医生说早产就相当于生孩子,在这中间我已经数不清宫缩多少次,每次都疼的我死去活来恨不得去撞墙,血混着汗水沾的我满身都是,头发黏在我的嘴角,那味道闻着我想吐蒋昕捷。
“用力点,再用力点,只要孩子出来你就再也不用受苦了!”医生心急的跟我说。
我大叫一声,同时也感觉到孩子随着血水一起滑了出来,那个属于我的孩子,彻底离开了。
清宫手术结束,我从床上跌跌撞撞的爬起来看已经被医生被放好的死婴王喜光,他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一样,当看到下半身时,我失声痛哭,这孩子竟然是个儿子!
“有时候检查难免会发生错误。”医生抱歉的说,而我流着泪说不出一句话。
这可能就是命运开给我开的玩笑,我引产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儿子,我呆呆的盯着孩子,泪流满面。
我足足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才回家,给我开门的是方越,他连门都没有让我进去直接丢出来一个行李箱。
“这里面都是你的东西,等你身体恢复找时间我们去把手续办了,还有我们离婚的事情也不要跟别人多说,你应该明白到时候丢人的不止是我们,你妈妈的身体不好,你总要为她考虑星际美男联盟。”
说的冠冕堂皇都是为我好,实际上字里行间都是警告我不要多说,怕别人知道他这个西装革履下的虚伪,抛弃糟糠之妻的可恨。
我抿嘴虚弱的露出笑容:“你知道孩子出来是什么样吗?”
方越皱眉,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还有不加掩饰的厌恶。
“是一个男孩。”我轻声道。
方越瞪大眼睛,我没有解释快速的转身离开。
办完离婚手续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从民政局出来方越就叫住了我,眼神闪躲的问:“那天你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现在这么说还有什么意义?”我嘲讽的看他。
他脸色一变,终究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在即将分开的时候说:“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我们刚刚离婚别人看到不好,更何况你看看你的样子和我的,根本就不适合在一个空间里面待着。”我轻笑。
他皱眉看我,一言不发。
我们这样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他西装革履,而我就像菜市场的大妈。
那天民政局分开后我们就彻底没有任何联系,就像从来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一样。
离婚后我只有回家住,关于孩子被引产、出轨的事对母亲只字未提,只说感情破裂离婚,不愿意留下孩子。
因为这事本来就是离异一手把我拉扯大的母亲平原县教育局,也是大病一场,多重打击更是让我骨瘦如柴。
周围人开始旁敲侧击的打听我离婚的内幕,假意感慨:什么离过婚的女人不值钱,以后就不好找婆家之类。
母亲生病花光了所有积蓄,为了我们母女俩的生活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所集团连锁幼儿园做老师,工资不高但是假期多,足够我照顾生病的母亲。
我以为,这辈子就会这样过去。
离婚隔年,在偌大的酒店大厅摆满各式各样的美食,灯光在悠长的音乐中显得格外柔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今天是集团年中盛会,我因为从底层的老师调到集团内部也跟着过来。
音乐响起,舞池中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帝煞血妻,中间也有不少人过来邀请我跳舞的,但是都被我礼貌的拒绝了,我穿过人群走到花园里。
这家酒店的后面是花园,跟里面的吵闹相比显得人烟稀少,灯光也柔和舒适,我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味,我闭上眼睛感受这一刻的宁静,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然而这份宁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你没长眼睛看不到吗?我在这里坐着你都能撒到的的裙子上,知不知道这裙子多少钱一条,你一年的那点工资都赔不起知道吗?”
不大不小的声音把我的视线都吸引过去,在我几步之遥的位置,侍应生正不停地弯腰道歉,那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的指责,她身边的男人皱着眉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我的心脏狠狠地一阵抽搐,那两个人,一个我的前夫,一个我婚姻中的小三。
“简宁,真的是你梦见海市蜃楼?”小纯也看到了我,声音有些尖锐的问道。
我淡然一笑:“很高兴你还能认出我。”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小纯快步走到我面前,惊讶的合不拢嘴。
我起身面带微笑:“我在不在这里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小纯你的样子跟以前差距似乎有点大,是生完孩子身材没有恢复好?”
她看到我当然会惊讶,会认不出我,离婚过后拜他们所赐瘦到九十斤,人只要一瘦都不会丑,我本身底子就不错,来这里又稍微打扮下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以前的我因为怀孕都是素面朝天,怎么能跟现在相比?
“真是再华丽的装扮都改变不了你的本色,为了找到方越你也是花了不少本钱吧?可惜他现在已经我的男人,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小纯挽住方越的胳膊,得意的看我。
方越抱歉的看了我一眼,拉着小纯想让她一起离开。
然而小纯显然并不想离开,她意有所指的说:“刚才你是不是就在看这个贱人?她不过就是换了一套衣服你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你要记住该是什么样的货色就是什么样的,永远都改不了!”
我在心底冷笑,果然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那我就祝你们幸福,不好意思我先走了。”我不想看他们在我眼前表演这套戏码杨汉秀,转身就要离开,但我才刚刚踏出一步就被人从后面大力拽了回来。
今天过来专门穿了高跟鞋,冷不防被人拽了的我根本站不稳,直直的朝着后面倒去。
在我倒下去的前一秒钟,就听见小纯嘲讽的说:“我还没允许走,你以为你就能走得了!”
“你别闹了!”方越不耐的甩开她的手,然后蹲下来扶我。
我身体很疼,心里难受得紧,对他伸过来的手也视而不见,抚着旁边的椅子想站起来,却没想到一个重心转移过去脚下刚好踩了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脚就撇了。
人倒霉的时候,果真连喝凉水都会塞牙
我这边正疼的呲牙裂嘴,那边的小纯不满的对方越说:“你是不是对她旧情难忘?不就是摔了一下你就心疼成这样,还要亲自去扶她?”
小纯这逻辑听得我想笑,明明是她的问题还要怪罪在别人身上。
“这里这么多人待会被别人看到丢人,你不要乱来行不行?”方越被我看的心虚。
“我不觉得丢人你有什么丢人的,要不是我今天晚上跟你一起过来,是不是你们就要再续前缘?你不要忘记你现在的成就要不是有我们家,能发展到现在?”小纯在我面前毫不给方越面子。
说完她又看向我:“一个已经离婚被抛弃的女人就不要出来招摇过市,就应该坐在家里老老实实的等死!”
“那你们是不是应该浸猪笼?”我声音冰冷的回答。
要是真追究起来姜尤美,婚内出轨、设计我引产外加净身出户,该受惩罚的应该是他们吧!
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出声反驳,小纯气冲冲的走到我面前:“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嚣?方越跟我在一起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后悔跟你在一起,还说你在床上就跟一条死鱼一样,你以为换了一身衣服就是公主?到了十二点不还是变成灰姑娘?”
“再怎么样也比你这个小三好。”我冷笑着说。
小纯的话让我心里一痛,即使已经隔了这么久,想起以前的事情我的心依旧会痛。
“贱人!”小纯骂了一句,伸手就要打我。
我想躲开但是脚不方便,眼看巴掌就要落在脸上,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却没有预期的疼痛。
“你确定?”
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突然出现,我缓缓睁开眼睛。
只见一个穿白色衬衫,黑色短发的男人站在我侧前方,昏暗的光线下我只看到侧脸。
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却依然遮挡不住男人的帅气,他高大的身躯半遮挡在我面前,他的言语行动都流露出一种气息,让人不敢小窥。
我呆呆的看着他,心头的震撼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在我短短二十八年的人生里,从来就没有想过幸运之神会降临在我的头上,但他出现的那一刻,我却真的以为就是幸运之神。
“你是她什么人?”没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曾纯生气的看他。
他扫了曾纯一眼,声音冷如冰窖:“我向来就不喜欢跟垃圾说话姬丝阿奎诺,离我远点。”
曾纯瞪大眼睛,气急败坏的说:“你以为你谁啊?!”
说完曾纯的视线又放在我身上,指着我骂道:“这才离婚没多长时间你就找到姘头了,我还真是对你刮目相看!”
当初是他们设计我离婚没了孩子,在她嘴里又成了我的不是,我忍不住轻笑。
“该刮目相看的应该是你们吧?前夫带着小三在我面前公然叫嚣,如果可以我还真想跟你们颁个奖,就叫渣男小三奖好了。”我嗤笑道。
“简宁,小纯的性格就是直来直去,你怎么能这么跟她说话?”方越上前把曾纯挡在身后质问我。姜柔伊
我波澜不惊的望着方越,仿佛就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但是没有人知道到我内心的波动,明摆着是曾纯找事情,他却依旧怪在我身上,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流木野咲 ,毕竟他们现在是一家人。
忽然感觉肩膀一沉,抬头就看见那个男人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他的手搂紧让我无处可躲。
“我女人乐意这么说,你算什么的东西?”他声音透着不耐烦。
我是他的女人?这是什么情况?我连这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他现在竟公然对说我是他的女人?不过再看到方越、曾纯脸色难看的样子,我还是不得不承认心里舒畅不少。
我索性顺势身子一歪靠在他的肩膀上,微闭着眼睛委屈的撒娇道:“亲爱的我好累,刚才脚崴不能走回去了。”
手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袖,低着头不敢看他,我承认现在说的这句话是有目的的,我就是想让那两个贱人看到我过的很好,即使离婚依然能找到比方越更好的男人。
可说完后我就后悔了,后悔意气用事,更害怕被拒绝。
突然我感觉脚下一空,紧接着就是一阵翻天覆地的旋转,口中本能的大叫一声,睁开眼就立马看见他放大的一张脸。
“就这样还提要求?”他戏谑的对我笑了笑。
我尴尬,不过一瞬间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上。
此刻我只想做一个的小女人,被人保护的感觉我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我不想在这一刻就把梦打碎。
我释怀的一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那我们走吧。”
方越伸手挡在我们面前,失望地看着我了我一眼,语气坚定的对男人说:“我不管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你必须为刚才说曾纯的话道歉!”
曾纯的身份比我高贵,能给他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如果今天的事情方越不出头马惜珍 ,那么不仅他的脸面过不去,就连曾纯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三五成群造句。
但,这跟我什么关系?
“人毕竟不是疯狗,她伤人在先还不允许我还回去?”男人轻笑。
“简宁,以前的你懂事、善解人意,现在怎么变得跟泼妇一样?”方越仿佛没听见他的话直直的盯着我。
这算不算专挑软柿子的麻烦?无缘无故我就成泼妇了,明明是那个狐狸精先挑起事端,方越竟然不分黑白就甩锅给我白浪哥,我被气得说不出话,身体微微发抖。
没等我平复情绪,就听见那男人的声音在我头顶再次响起:“曾纯当年大跌眼镜找了你这蠢货,我真怀疑曾家人是不是都没长脑子。”
曾纯惊恐的看他:“你怎么会知道我?”
“你,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人?”方越脸色难看的问。
他漫不经心:“想知道就去问你岳父。”
说完,他就抱住我转身离开,我听见身后曾纯喋喋不休的骂声干尸复活之谜,到声音完全听不到为止,我都没有听见方越的一句反驳。
和方越在一起热恋期我都没有受到过公主抱这样的待遇,今天算是彻底的体验了一把。
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经过酒店大厅,那里都是我的同事领导,我被人抱着出现一定会引起轰动,于是我低声道:“你能不能放我下来?”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常乃超,查看后续精彩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