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解说幼学琼林(卷四)-燭龍衔耀

幼学琼林(卷四)-燭龍衔耀
卷四贫富命之修短有数,人之富贵在天。
惟君子安贫,达人知命。
贯朽粟陈,称羡财多之谓;紫标黄榜,封记钱库之名。
贪爱钱物,谓之钱愚;好置田宅,谓之地癖。
守钱虏,讥蓄财而不散;落魄夫,谓失业之无依。
贫者地无立锥,富者田连阡陌。
室如悬磬,言其甚窘;家无儋石,谓其极贫。
无米曰在陈,守死曰待毙。
富足曰殷实,命蹇曰数奇。
苏涸鲋,乃济人之急;呼庚癸,是乞人之粮。
家徒壁立,司马相如之贫;扊扅为炊,秦百里奚之苦。
鹄形菜色寂桐,皆穷民饥饿之形;炊骨爨骸,谓军中乏粮之惨。
饿死留君臣之义,伯夷叔齐;资财敌王公之富,陶朱倚顿。
石崇杀妓以侑酒,恃富行凶;何曾一食费万钱,奢侈过甚。
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真是剜肉医疮;
三年耕而有一年之食,九年耕而有三年之食,庶几遇荒有备。
贫士之肠习黎苋,富人之口厌膏粱。
石崇以蜡代薪,王恺以饴沃釜。
范丹土灶生蛙,破甑生尘;曾子捉襟见肘,纳履决踵,贫不胜言。
子路衣敝褴饱,与轻裘立;韦庄数米而炊,称薪而爨,俭有可鄙。
总之饱德之士,不愿膏粱;闻誉之施,奚图文绣?疾病死丧福寿康宁,固人之所同欲;死亡疾病,亦人所不能无。
惟智者能调,达人自玉。
问人病曰贵体违和,自谓疾曰偶沾微恙。
罹病者,甚为造化小儿所苦;患病者,岂是实沈台骀为灾费里莉。
病不可为,曰膏肓;平安无事,曰无恙。
采薪之忧,谦言抱病;河鱼之患,系是腹疾。
可以勿药,喜其病安;厥疾勿瘳,言其病笃。
疟不病君子,病君子正为疟耳;卜所以决疑,既不疑复何卜哉。
谢安梦鸡而疾不起,因太岁之在酉;楚王吞蛭而疾乃痊,因厚德之及人。
将属纩、将易篑,皆言人之将死;作古人、登鬼箓,皆言人之已亡。
亲死则丁忧,居丧则读礼。
在床谓之尸,在棺谓之柩。
报丧书曰讣,慰孝子曰唁。
往吊曰匍匐,庐墓曰倚庐。
寝苫枕块,哀父母之在土;节哀顺变玖竜,劝孝子之惜身。
男子死曰寿终正寝,女人死曰寿终内寝。
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
士人死曰不禄,庶人死曰死,童子死曰殇。
自谦父死曰孤子,母死曰哀子,父母俱死曰孤哀子;
自言父死曰失怙,母死曰失恃,父母俱死曰失怙恃。
父死何谓考,考者成也,已成事业也;母死何谓妣,妣者媲也,克媲父美也。百日内曰泣血,百日外曰稽颡。
期年曰小祥,两期曰大祥。
不缉曰斩衰,缉之曰齐衰,论丧之有轻重;
九月为大功,五月为小功,言服之有等伦。
三月之服曰缌麻顾雯婷,三年将满曰禫礼。
孙承祖服,嫡孙杖期;长子已死,嫡孙承重。
死者之器曰明器,待以神明之道;孝子之杖曰哀杖,为扶哀痛之躯。
父之节在外,故杖取乎竹;母之节在内,故杖取乎桐。
以财物助丧家,谓之赙;以车马助丧家,谓之赗;
以衣殓死者之身,谓之禭,以玉实死者之口,谓之琀。
送丧曰执绋,出柩曰驾輀。
杏地曰牛眠地,筑坟曰马鬣封。
墓前石人,原名翁仲;柩前功布,今曰铭旌。
挽歌始于田横,墓志创于傅奕。
生坟曰寿藏,死墓曰佳城。
坟曰夜台,圹曰窀穸。
已葬曰瘗玉,致祭曰束刍。
春祭曰礿,夏祭曰禘,秋祭曰尝,冬祭曰烝。
饮杯棬而抱痛,母之口泽如存;读父书以增伤,父之手泽未泯。
子羔悲亲而泣血,子夏哭子而丧明。
王裒哀父之死,门人因废《蓼莪》诗;王修哭母之亡,邻里遂停桑柘杜。
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皋鱼增感;
与其椎牛而祭墓,不如鸡豚之逮存,曾子兴思。
故为人子者,当思木本水源,须重慎终追远。文事多才之士,才储八斗;博学之德,学富五车。
三坟五典,乃三皇五帝之书;八索九丘,是八泽九州之志。
《书经》载上古唐虞三代之事,故曰《尚书》;
《易经》乃姬周文王周公所系,故曰《周易》。
二戴曾删《礼记》,故曰《戴礼》;
二毛曾注《诗经》,故曰《毛诗》。
孔子作《春秋》,因获麟而绝笔,故曰麟经。
荣于华衮,乃《春秋》一字之褒;
严于斧铖,乃《春秋》一字之贬。
缣缃黄卷,总谓经书;雁帛鸾笺,通称简札。
锦心绣口,李太白之文章;铁画银钩,王羲之之字法。
雕虫小技,自谦文学之卑;倚马可待,羡人作文之速。
称人近来进德,曰士别三曰,当刮目相看;
羡人学业精通,曰面壁九年,始有此神悟。
五凤楼手,称文字之精奇;七步奇才,羡天才之敏捷。
誉才高,曰今之班马;羡诗工,曰压倒元白。
汉晁错多智,景帝号为智囊;高仁裕多诗,时人谓之诗窖。
骚客即是诗人,誉髦乃称美士。
自古诗称李杜,至今字仰钟王。
白雪阳春,是难和难赓之韵;青钱万选,乃屡试屡中之文。
惊神泣鬼,皆言词赋之雄豪;遏云绕梁,原是歌音之嘹亮。
涉猎不精,是多学之弊;咿唔呫毕,皆读书之声。
连篇累牍,总说多文;寸楮尺素,通称简札。
以物求文,谓之润笔之资;因文得钱张彤禾,乃曰稽古之力。
文章全美,曰文不加点;文章奇异,曰机杼一家。
应试无文,谓之曳白;书成镌梓,谓之杀青。
袜线之才,自谦才短;记问之学,自愧学肤。
裁诗曰推敲,旷学曰作辍。
文章浮薄,何殊月露风云;典籍储藏,皆在兰台石室。
秦始皇无道,焚书坑儒;唐太宗好文,开科取士。
花样不同,乃谓文章之异;潦草塞责,不求辞语之精。
邪说曰异端,又曰左道;读书曰肄业,又曰藏修。
作文曰染翰操觚,从师曰执经问难。
求作文,曰乞挥如椽笔;羡高文,曰才是大方家。
竞尚佳章,曰洛阳纸贵;不嫌问难,曰明镜不疲。
称人书架曰邺架,称人嗜学曰书淫。
白居易生七月,便识之无二字;唐李贺才七岁,作高轩过一篇。
开卷有益,宋太宗之要语;不学无术,汉霍光之为人。
汉刘向校书于天禄,太乙燃藜;赵匡胤代位于后周,陶谷出诏。
江淹梦笔生花,文思大进;扬雄梦吐白凤,词赋愈奇。
李守素通姓氏之学,敬宗名为人物志;虞世南晰古今之理,太宗号为行秘书。
茹古含今,皆言学博;咀英嚼华,总曰文新。
文望尊隆,韩退之若泰山北斗;涵养纯粹,程明道如良玉精金。
李白才离,咳唾随风生珠玉;孙绰词丽,诗赋掷地作金声。科第士人入学曰游泮,又曰采芹;士人登科曰释褐,又曰得隽。
宾兴即大比之年,贤书乃试录之号。
鹿鸣宴,款文榜之贤;鹰扬宴,待五科之士。
文章入式,有朱衣以点头;经术既明小奥兹,取青紫如拾芥。
其家初中,谓之破天荒;士人超拔,谓之出头地。
中状元,曰独占鳌头;中解元,曰名魁虎榜。
琼林赐宴,宋太宗之伊始;临轩问策,宋神宗之开端。
同榜之人,皆是同年;取中之官,谓之座主莫凌天。
应试见遗,谓之龙门点额;进士及第,谓之雁塔题名。
贺登科,曰荣膺鹗荐;入贡院,曰鏖战棘闱。
金殿唱名曰传胪,乡会放榜曰撤棘。
攀仙桂,步青云,皆言荣发;孙山外,红勒帛,总是无名。
英雄入吾彀,唐太宗喜得佳士;桃李属春官,刘禹锡贺得门生。
薪,采也,槱,积也,美文王作人之诗,故考士谓之薪槱之典;
汇,类也,征,进也,是连类同进之象,故进贤谓之汇征之途。
赚了英雄,慰人下第;傍人门户,怜士无衣。
虽然有志者事竟成,伫看荣华之日;成丹者火候到,何惜烹炼之功。
制作上古结绳记事,苍颉制字代绳。
龙马负图,伏羲因画八卦;洛龟呈瑞,大禹因别九畴。
历日是神农所为,甲子乃大挠所作。
算数作于隶首,律吕造自伶伦。
甲胄舟车,系轩辕之创造;权量衡度,亦轩辕之立规。
伏羲氏造网罟,教佃渔以赡民用;唐太宗造册籍,编里甲以税田粮。
兴贸易,制耒耜,皆由炎帝;造琴瑟,教嫁娶,乃是伏羲。
冠冕衣裳,至黄帝而始备;桑麻蚕绩,自元妃而始兴。
神农尝百草,医药有方;后稷播百谷,粒食攸赖。
燧人氏钻木取火,烹饪初兴;有巢氏构木为巢,宫室始创。
夏禹欲通神祗;因铸镛钟于郊庙;汉明尊崇佛教,始立寺观于中朝。
周公作指南车,罗盘是其遗制;钱乐作浑天仪,历家始有所宗。
育王得疾,因造无量宝塔;秦政防胡,特筑万里长城。
叔孙通制立朝仪,魏曹丕秩序官品。
周公独制礼乐,萧何造立律条。
尧帝作围棋,以教丹朱;武王作象棋,以象战斗。
文章取士,兴于赵宋;应制以诗,起于李唐。
梨园子弟乃唐明皇作始;《资治通鉴》乃司马光所编。
笔乃蒙恬所造,纸乃蔡伦所为。
凡今人之利用,皆古圣之民。技艺医士业歧轩之术,称曰国手;地师习青乌之书,号曰堪舆。
卢医扁鹊,古之名医;郑虔崔白,古之名画。
晋郭璞得《青囊经》,故善卜筮地理;孙思邈得龙宫方,能医虎口龙鳞。
善卜者,是君平詹尹之流;善相者,即唐举子卿之亚。
推命之人即星士,绘图之士曰丹青。
大风鉴,相士之称;大工师,木匠之誉。
若王良、若造父,皆善御之人;东方朔、淳于髡,系滑稽之辈。
称善卜卦者,曰今之鬼谷;称善记怪者,曰古之董狐。
称诹日之人曰太史,称书算之人曰掌文。
掷骰者,喝雉呼卢;善射者,穿杨贯虱。
樗蒲之戏,乃云双陆;橘中之乐,是说围棋。
陈平作傀儡,解汉高白登之围;孔明造木牛,辅刘备运粮之计。
公输子削木鸢,飞天至三日而不下;张僧繇画壁龙,点睛则雷电而飞腾。
然奇技似无益于人,而百艺则有济于用。讼狱世人惟不平则鸣,圣人以无讼为贵。
上有恤刑之主,桁杨雨润;下无冤枉之民,肺石风清。
虽囹圄便是福堂,而画地亦可为狱。
与人构讼,曰鼠牙雀角之争;罪人诉冤,有抢地吁天之惨。
狴犴猛犬而能守,故狱门画狴犴之形;棘木外刺而里直,故听讼在棘木之下。
乡亭之系有岸,朝廷之系有狱,谁敢作奸犯科;
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续,上当原情定罪。
囹圄是周狱,羑里是商牢。
桎梏之设,乃拘罪人之具;缧绁之中,岂无贤者之冤。
两争不放,谓之鹬蚌相持;无辜牵连,谓之池鱼受害。
请公入瓮,周兴自作其孽;下车泣罪,夏禹深痛其民。
好讼曰健讼,挂告曰株连。
为人解讼,谓之释纷;被人栽冤,谓之嫁祸。
徒配曰城旦,谴戍是问军。
三尺乃朝廷之法,三木是罪人之刑。
古之五刑,墨、劓、剕、宫、大辟;今之律例,笞、杖、死罪、徒、流。
上古时削木为吏,今日之淳风安在;唐太宗纵囚归狱,古人之诚信可嘉。
花落讼庭间,草生囹圄静,歌何易治民之简;
吏从冰上立,人在镜中行,颂卢奂折狱之清。
可见治乱之药石,刑罚为重;兴平之粱肉,德教为先。释道鬼神如来释迦,即是牟尼,原系成佛之祖;老聃李耳,即是道君,乃为道教之宗。鹫岭、祗园,悲伤解说皆属佛国;交梨、火枣,尽是仙丹。
沙门称释,始于晋之道安;中国有佛,肇于汉之明帝。
篯铿即是彭祖,八百高年;许逊原宰旌阳,一家超举齐月宾。
波罗犹云彼岸,紫府即是仙宫。
曰上方、曰梵刹,俱为选佛之场;曰绀宇、曰珠宫,悉是游仙之境。
伊蒲馔可以斋僧;青精饭亦堪供佛。
香积厨,僧家所馔;玉麟脯,仙子所餐。
佛图澄显神通,咒莲生钵;葛仙翁作戏术红月卡莲,吐饭成蜂。
达摩一苇渡江,栾巴噀酒灭火。
吴猛挥扇,画江成路;麻姑撒米,遍地丹砂。
导引胎息,道士之修持;飞锡坐禅,僧人之行止。
僧家礼拜曰和南,道家礼拜曰稽首。
曰圆寂,曰荼毗,悲淄流之已故;曰仙游,曰尸解,悼羽士之云亡。
女巫男觋,自古攸分;男僧女尼,从来有别。
羽客黄冠,皆称道士;上人比丘诸康妮,并美僧人。
檀越檀那,僧家称施主;烧丹炼汞,道士学神仙。
和尚自谦,谓之空桑子;道士诵经,谓之步虚声。
菩者普也,萨者济也,尊称神祇,故有菩萨之号;
水行惟龙,陆行惟象,负荷佛法,故有龙象之称。
儒家谓之世,释家谓之劫,道家谓之尘,言俗缘之未脱;
儒云致一,释云三昧,道云贞一,知奥义之无穷。
达摩死后,手携只履西归;王乔朝君,舄化双凫下降。
辟谷绝粒,仙家能服气炼形;不灭不生,释氏惟明心见性。
梁高僧谈经入妙,可使岩石点头,天花飞坠;
张虚靖炼丹既成,能令龙虎降伏,鸡犬俱升。
藏世界于一粟,佛力何其大;贮乾坤于一壶,道法何其玄。
妄诞之言,载鬼一车;高明之家,鬼瞰其室。
无鬼论,作于晋之阮瞻;搜神记,撰于晋之干宝。
颜之渊、卜子夏,死为地下修文郎;韩擒虎、寇莱公,殁作阴司阎罗王。
至若土谷之神曰社稷,干旱之鬼曰旱魃。
魑魅魍魉,山川之祟;神荼郁垒,守御之神。
仕途偃蹇,路鬼不免揶揄;心地光明,吉神自为呵护。
鸟兽
麟为毛虫之长,虎乃兽中之王。
麟凤龟龙,谓之四灵;犬豕与鸡,谓之三物。騄駬,骅骝,良马之号;太牢、大武,乃牛之称。
羊曰柔毛,又曰长髯主簿;豕名刚鬛,又曰乌喙将军。
鹅名舒雁,鸭号家凫。
鸡有五德,故称之曰德禽;雁性随阳,因名之曰阳鸟。
家狸、乌圆,乃猫之誉;韩卢、楚犷,皆犬之名。麒麟驺虞,皆好仁之兽;螟蝘蟊贼,皆害苗之虫。
无肠公子,螃蟹之名;绿衣使者,鹦鹉之号。狐假虎威,谓借势而为恶;养虎贻患,谓留祸之在身。
犹豫多疑,喻人之不决;狼狈相倚,比人之颠连。
胜负未分,不知鹿死谁手;基业易主,正如燕入他家。燕到南方,先至为主,后至为宾;雉名陈宝,得雄为王,得雌为霸。刻鹄类鹬,为学初成;画虎类犬,弄巧反拙。
美恶不称,谓之狗尾续貂;贪图不足,谓之蛇欲吞象。祸去祸又至,曰前门拒虎,后门进狼;
除凶不畏凶,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鄙众趋利,曰群蚁附膻;谦己爱儿,曰老牛舐犊。无中生有,曰画蛇添足;进退两难,曰羝羊触藩。
杯中蛇影,周继先自起猜疑;塞翁失马,难分祸福。
龙驹凤雏,晋闵鸿夸吴中陆士龙之异;
伏龙凤雏,司马徽称孔明庞士元之奇。吕后断戚夫人手足,号曰人彘;胡人腌契丹王尸骸,谓之帝羓。
人之狠恶,同于梼杌;人之凶暴,类于穷奇。
王猛见桓温,扪虱而谈当世之务;宁戚遇齐桓,扣角而取卿相之荣。
楚王轼怒蛙,以昆虫之敢死;丙吉问牛喘,恐阴阳之失时。以十人而制千虎,比言事之艰且;走韩卢而搏蹇兔,喻言敌之易摧。
兄弟如鹡鸰之相亲,夫妇如鸾凤之配偶。
有势莫能为,曰虽鞭之长,不及马腹;
制小不用大,曰割鸡之小,焉用牛刀。
鸟食母者曰枭,兽食父才曰獍。
苛政猛于虎,壮士气如虹。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谓仙人而兼富贵;
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是险语之逼人闻。
黔驴之技,技止此耳;鼯鼠之技,技亦穷乎。强兼并者曰鲸吞,为小贼者曰狗盗。
养恶人如养虎,当饱其肉,不饱则噬;
养恶人如养鹰,饥之则附,饱之则飏。
随珠弹雀,谓得少而失多;投鼠忌器,恐因甲而害乙。
事多曰猬集,利小曰蝇头。
心惑似狐疑,人喜如雀跃帕斯卡拉。
爱屋及乌,谓因此而惜彼;轻鸡爱鹜,谓舍此而图他。
唆恶为非,曰教猱升木;受恩不报,曰得鱼忘筌。倚势害人,真是城狐社鼠;空存无用何宁宁,何殊陶犬瓦鸡。
势弱难敌,谓之螳臂当辙;人生易死,乃曰蜉蝣在世。
小难制大,如越鸡难伏鹄卵;贱反轻贵,似鸴鸠反笑大鹏。
小人不知君子之心,曰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君子不受小人之侮,曰虎豹岂受犬羊欺。跖犬吠尧,吠非其主;鸠居鹊巢,安享其成。
缘木求鱼,极言难得;按图索骥,甚言失真。
恶人借势,曰如虎负嵎;穷人无归,曰如鱼失水。
九尾狐中华民国颂,讥陈彭年素性见眼谄而又奸;独眼龙,夸李克用一目眇而有勇。
指鹿为马,秦赵高之欺主;叱石成羊,黄初平之得仙。
卞庄勇能檎两虎,高骈一矢贯双雕。
司马懿畏鼠如虎,诸葛亮辅汉如龙。
鹪鹩巢林,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人弃甚易,曰孤雏腐鼠;文名共仰,曰起凤腾蛟。
为公首,为私乎,惠帝问虾蟆;欲左左,欲右右,汤德及禽兽。
鱼游于釜中,虽生不久;燕巢于幕上,栖身不安。妄自称奇,谓之辽东豕;其见甚小,譬如井底蛙。
父恶子贤,谓是犁牛之子;父谦子拙,谓是豚犬之儿。出人群而独异,如鹤立鸡群;非配偶以相从,如雉求牡匹。
天上石麟,夸小儿之迈众;人中骐骥,比君子之超凡。
怡堂燕雀,不知后灾;瓮里醯鸡,安有广见。
马牛襟裾,骂人不识礼义;沐猴而冠,笑人见不恢宏。羊质虎皮,讥其有文无实;守株待兔,言其守拙无能。
恶人如虎生翼,势必择人而食;志士如鹰在笼,自是凌霄有志。
鲋鱼困涸辙,难待西江水,比人之甚窘;
蛟龙得雲雨,终非池中物,比人大有为。
执牛耳,谓人主盟;附骥尾,望人引事。
鸿雁哀鸣,比小民之失所;狡兔三窟,诮贪人之巧营。风马牛势不相及,常山蛇首尾相应。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以其扶之者众;
千岁之龟,死而留甲,因其卜之则灵。大丈夫宁为鸡口,毋为牛后;士君子岂甘雌伏,定要雄飞。
毋侷促如辕下驹,毋委靡如牛马走。
猩猩能言,不离走兽;鹦鹉能言,不离飞鸟。
人惟有礼,庶可免相鼠之刺;若徒能言,夫何异禽兽之心。
花木植物非一,故有万卉之名;谷物甚多,故有百谷之号。
如茨如梁,谓禾稼之蕃;惟夭惟乔,谓草木之茂。
莲乃花中君子,海棠花内神仙。国色天香,乃牡丹之富贵;冰肌玉骨,乃梅萼之清奇。
兰为王者之香,菊为隐逸之士。
竹称君子,松号大夫。
萱草可忘忧,屈轶能指佞。
竹筊,竹之别号;木樨,桂之别名。
明日黄花,过时之物;岁寒松柏,有节之称。樗栎乃无用之散材,楩楠胜大用之良木。
玉版,笋之异号;蹲鸱,芋之别名。
瓜田李下,事避嫌疑;秋菊春桃,时来尚早。南枝先,北枝后,庾岭之梅;朔而生,望而落,尧阶蓂荚。
苾刍背阴向阳,比僧人之有德;木槿朝开暮落,比荣华之不长。
芒刺在背,言恐惧不安;薰莸异气,犹贤否有别。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道旁苦李,为人所弃。
老人娶少妇,曰枯杨生稊;国家进多贤,曰拔茅连茹。
蒲柳之姿,未秋先槁;姜桂之性,愈老愈辛。
王者之兵,势如破竹;七雄之国,地若瓜分。苻坚望阵,疑草木皆是晋兵;索靖知亡,叹铜驼会在荆棘。
王佑知子必贵,手执三槐;窦钧五子齐荣,人称五贵。
鉏麑触槐,不忍贼民之主;越王尝蓼,必欲复吴之仇。
修母画荻以教子,谁不称贤;廉颇负荆以请罪,善能悔过。
弥子瑕常恃宠,将余桃以啖君;秦商鞅欲行令,使徙木以立信。
王戎卖李钻核,不胜鄙吝;成王剪桐封弟,因无戏言。
齐景公以二桃杀三士,杨再思谓莲花似六郎。
倒啖蔗,渐入佳境;蒸哀梨,大失本真。煮豆燃萁,比兄残弟;砍竹遮笋,弃旧怜新。
元素致江陵之柑,吴刚伐月中之桂。
捐资济贫,当效尧夫之助麦;以物申敬,聊效野人之献芹。
冒雨剪韭,郭林宗款友情殷;踏雪寻梅,孟浩然自娱兴雅。商太戊能修德包江浩,详桑自死;寇莱公有深仁,枯竹复生。
王母蟠桃,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子,故人借以祝寿诞;
上古大椿陈余海,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故人托以比严君。
去稂莠正以植嘉禾,沃枝叶不如培根本。
世路之蓁芜当剔,人心之茅塞须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