惆怅的近义词关于近代汉语中“胡梯”的一些资料-近代汉语研究

关于近代汉语中“胡梯”的一些资料-近代汉语研究

近阅杨琳先生的《金瓶梅词话》疑难校释(2),文中提到“胡梯”一词,具体如下:
胡梯
那妇人一手推开酒盏,一直跑下楼来,走到半胡梯上。
《汉语大词典》:“胡梯,扶梯,楼梯。”例证最早引南宋洪迈《夷坚志补·雍氏女》:“若会宴亲戚,则椅桌杯盘津渊美智子,悉如有人持携,惆怅的近义词从胡梯而下。”释义大致不差,但理据不明。
目前流行的解释是“胡”为“扶”之音同借用。梁思成解释说:“胡梯应该就是‘扶梯’。很可能在宋代中原地区将‘F’音读作‘H’音,致使‘胡’‘扶’同音,至今有些方言仍如此,如福州话就将所有‘F’读成‘H’;反之,有些方言都将‘湖南’读作‘扶南’肥仔球王,甚至有‘N’‘L’不分,读成‘扶兰’的。”[1]这种解释至少存在下面两个障碍:
其一,音借说只适合南方某些方言爹地们太腹黑,而“胡梯”一词广泛流行于北京官话、冀鲁官话、中原官话、晋语、兰银官话等北方方言[2],这些方言中“胡”“扶”并不同音,没有证据说“胡梯”源自吴语或闽语。
其二,“胡梯”一词早见于唐代德吉才仁。《孙子·军争》:“故夜战多火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宋吉天保《十一家注孙子》引唐杜牧注:“每于十字路口必立小堡,上致柴薪,穴为暗道,胡梯上之,令人看守。”南唐静、筠《祖堂集》卷十八《赵州和尚》:“师为沙弥,扶南泉上胡梯王富曲闽侯龙泉山庄。”“扶梯”一词《汉语大词典》最早举清魏秀仁《花月痕》中例,我们找到的例证最早见于明代。如明沈启《南船纪》卷一《四百料战座船》:“鼓架一座,扶梯七张,旗柜一个。”这是指建造战船所需构件。明周清原《西湖二集》卷十三:“小房后便是灶,看那楼上扶梯就在灶边,相去不远异世雷皇。”明代以前仅见一例:南宋悟明《联灯会要》卷六《赵州观音从谂禅师》:“师在井楼上打水,见南泉从下过,师抱楼柱狼影啸啸,悬双脚,臧黎璐云:‘相救!相救!’泉以手敲扶梯,云:‘一二三四五。’师遂下楼。”但同样记载此事的宋祖庆《拈八方珠玉集》卷中作:“泉敲胡梯,云:‘一二三四五。’州便下楼。”宋赜藏主《古尊宿语录》卷十三《赵州真际禅师语录并行状》作:“南泉上楜梯,云:‘一二三四五。’”均作“胡(楜)梯”。传本《联灯会要》见于日本京都藏经书院前田惠云、中野达慧等人1905—1912年主持编印的《卍字续藏》(又称《续藏经》)中,“扶梯”当是后人所改。既然唐代尚无“扶梯”一词,音借说就没有前提条件。
看来音借说不能成立。
胡梯最初可能指佛塔内的楼梯,其样式源自西域伍文忠,故称“胡梯”。王其钧介绍说:“应县木塔内的楼梯也是木质,这些楼梯还是典型的胡梯形式,有阶有栏,稳固、结实、安全。”[3]宋婉琴介绍说:“20世纪60年代初,政府拨款3000元,对金台观进行了较大规模的维修、彩绘。为了有利于办公,对玉皇阁结构进行了改动,将内胡梯改为外楼梯,回廊明柱改作砖砌外墙。”[4]这都表明“胡梯”与“楼梯”含义不尽相同。胡梯与普通楼梯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它两边有围栏。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容止》:“使吏殷浩、王胡之之徒登南楼理咏,音调始遒,闻函道中有屐声甚厉,定是庾公。”宋吴聿《观林诗话》:“函道,今所谓胡梯是也。”(函或作亟,讹误)“函道”之函义同“函谷关”之函,比喻道之两边封闭如函匣。宋晁载之《续谈助》卷五:“造胡梯之制:高一丈,拽脚长随高,广三尺,分作二级,拢颊司马云信?柂促踏板(侧立者谓之促板,平者谓之踏板),上下并安望柱,两颊随身各用钩阑,斜高三尺五寸,分作四间(每间内安卧棂三条为度)。”胡梯上有侧立的促板,可知其有围栏。后来所指范围扩大,泛指楼梯,包括有围栏及没有围栏的。
杨先生认为,“胡梯”是北方方言词,而北方方言中,“扶”“胡”并不相混;且在文献中,“胡梯”较“扶梯”出现的时代要早,因此,“胡梯”的语源并非“扶梯”,进而指出胡梯最初可能指佛塔内的楼梯,其样式源自西域,故称“胡梯”。这是非常有道理的,笔者查阅了一些资料,也支持杨先生的观点。
杨联陞先生的书评《李约瑟、王铃、普赖斯:<天钟:中世纪中国伟大的天文钟>》(原载《美国东方学会会刊》1960年,第80卷第4期;又收入《汉学书评》,商务印书馆,2016年,第442、443页),曾提到李约瑟等人将“胡梯”译作“波斯梯子”或“洋式梯子”。杨先生认为这种译法是“比较正确的解读”。


当然,如果想彻底证实“胡梯”源自西域,还需要从考古、建筑以及中西文化交流等角度作进一步的论证。
感谢咸谭君先生赐稿!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