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seo博客十月微醺:从小叛逆的我偏偏如此执着于自己-中華報社

十月微醺:从小叛逆的我偏偏如此执着于自己-中華報社


曾否想过,文君竹当你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走着同样的路,路过同样的风景,
敲着同样的文字,说着同样的笑话,这种平庸无趣的“同样”,我却重复了整整六年。在过完28岁生日的三个月后南师大菁林园,或许是在30岁如临大敌般的危机感的压迫下,我向家人提出了辞职出国留学的想法,随后便是意料之中的遭到强烈反对。
在我有记忆以来我的恶魔哥哥,从小学到大学,至毕业工作,都是走着家里安排好的路。大学里不顾家人反对他她网,执意选择了日本语系,却在四年的时间里因为疯狂谈恋爱,没怎么好好上课,导致挂科太多,差点毕不了业。08年毕业后在家人的安排下进了国内某国有银行工作,在柜台一工作就是六年。同期的同事很多都升职,或者结婚生子,甚至跳槽,而我却一直浑浑噩噩的早九晚五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心思也没怎么放在工作上。上一刻还在看似认真的敲着键盘输入代码查询着顾客的账户资料,下一刻心就已飞到下班时刻的消遣计划。和闺蜜去哪家新餐馆试吃水荠菜,晚上几点和哥们在酒吧见面,周末和男友去哪兜风等林依霖。内心时常在演奏着一首首玩乐狂想曲。

而随着岁数的增长,家人也开始市井式的催婚翻雨覆云,相亲也没少去过,但是对方几乎都可以用歪瓜裂枣这个词来形容,不但污染审美,且还险毁三观。在28岁生日的三个月后的一天清晨,我有气无力地爬起床准备出门上班,看着镜子里苍白无神的自己,“奔三”这个词突然像咒语般在脑海里萦绕开来,抚摸着脸上依然紧实年轻的轮廓,不亚于二十代初满满的胶原蛋白,但内心却一天天在老去枯萎。是的,我意识到在这只有一次的人生,在人生已经走完三分之一的30岁来临之前,如果我不鼓起勇气做出改变,将永远束缚在这个一潭死水般的空洞生活中车恩俊,抑或是遵循家人的意愿,和不喜欢但同样工作安定的陌生男人结婚。然后一直在银行工作到拿着退休金回家养老,一辈子都困在同一个城市。这种暗淡无光的人生对天性自由不羁的我来说无疑是一种恶性循环式的折磨,并且我深深地意识到如果30岁前不去选择自己想走的路,品味自己心仪的风景,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那么你的一辈子也就那样定格了,或许你会期待有所反转劳春燕去世,但是安定无趣的生活会逐渐吞噬你的斗志胡松华简历 ,将过往的理想与梦想慢慢撕裂。

“我要去留学!日本”。
在一次晚饭后的散步,我鼓起勇气对母亲说。话音刚落,她忐忑不安的脸上浮现了恐惧与愤怒,接下来是预料之中的情节,她回家后立即告诉了父亲,父亲也依然反对。然后过了两天,全家人都知道了,除了和我同辈的表亲始终中立之外,没有一个人是赞成我辞职出国的,我在快被反对声淹没之时,选择了离家出走。像被流放至荒岛的孩子,却抱着求生的信念顽强地与外界做斗争。最后家人拗不过在他们眼里看来固执任性的我,妥协了。我忘不了拿着辞职信走入行长办公室那一刻的兴奋,以及握着离职资料一天内跑遍总部的每一个楼层请求各个部门的主管在专栏里盖上名章的新鲜感,一场多么欣喜雀跃的离职,我当时差点没在信中写上“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同事有的羡慕,有的惋惜,也有的在背后窃窃私语。无所谓,在我看来,没有什么过自己想要的人生更重要。随着留学签证的顺利批下,我带着三大箱装满各种漂亮衣服和化妆品的行李以及和自己喜欢的人去私奔天涯般的激情,坐了24小时+的非直达航班,从国内的一座小岛来到了位于亚洲最东端的这座大岛。

刚登陆大岛时自然也是兴奋不已的,虽然不是第一次出国恐怖食肉虫,但是来到自己一直心仪已久的国家却还是第一次。刚下飞机感觉空气里都弥漫着自由与梦想交织而成的香气,惠州seo博客七月的阳光却像神奇经过过滤处理般的柔和温暖而无炙烤感,东京的街道很干净平坦一尘不染。周围满耳都是活生生的听力教材,路人甲乙虽然看起来有点高冷但却很礼貌恭敬。每天混在同样面孔的亚洲人当中,除非说话,要不然没有人能知道你来自哪里,这让我有一种如鱼得水的亲切感。
除了日式饭菜没有什么味道,比较难吃,其他都很和谐安好。第二天,我就进了在国内早已联系好的位于新大久保的语言学校,由于之前在国内就学过几年的日语,上语言学校只是升学之前的过渡,所以出勤虽然照常,但是一放了学就跟疯了似的和小伙伴们到处去玩,无忧无虑的过了半年后,升学至同样位于新宿的某学院。然后接着是搬家,入学,打工。日子过得稀松平常但却满心愉悦,感觉最初的前一年里过得颇为顺风顺水,除了有一个不听话的男友在身边隔三差五斗气吵架之外,岁月倒还静好。直到第二年开始就职找工作之时,才意识到噩梦的开始。

由于我就读的是专门学校,在第一年的下学期就已进入寻职期,不然难以作为“新卒”与日本社会竞争。我已不记得我一天要刷多少次my navi,投去多少份履历书,却又被赤裸裸地退回。几乎每天都穿梭于23区各大说明会和面试场,一次面试,二次面试。失败。没关系,再来,再失败,再重来,无数次跌倒,无数次将泪水化作微笑再爬起来。学业也因此一落千丈,因为一周只有两天是到学校上课的,一大早醒来就赶紧穿好西装洗漱化妆出门,连早餐甚至午餐都是在步行中解决的,由于一直都在外面找工作没去上课,屡次被老师警告,却依然无视,因为我那时内心只有一个坚定响亮的声音时刻提醒自己“留下来,必须留下来!”
是的,我明白,如果在日本无法成功就职,那毕业后只能回国肖一鸣,可是回国意味着什么?或许对于其他留学生来说,回国意味着重新开始抑或展开更加美好的人生新篇章。而于我,回国意味着或许被人嗤之以鼻品头论足的嘲笑,接下来的人生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要沉陷于失败的沼泽中与挥之不去的挫折感无法自拔。回国意味着之前一切努力都将在一瞬间打回原点。说好的30岁之前走出自己想要的人生呢刘焕香?无论如何,我是不能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失败!于是赵易山,无论第几次打开邮箱翻开email收到“今回は残念ながら縁がなかった...”的通知信,我都会一笑而过淡定地删掉然后迅速调整好心情紧接着地去投下一家公司。为了面试不紧张,我甚至去购买镇定剂用药服用,副作用大得险些晕倒。终于,在第二十五,或许是二十六次面试的时候,我拿到了两家公司的内定,那几个晚上,我几乎都欣喜若狂得没有入睡,第一个就是打电话告诉母亲:
“老太婆,我被录取了!”
“真的?太好了,恭喜你!”
电话那头的母亲很是意外,但语气里也摻和着些许忧伤与失落,我明白她其实一直期望着我毕业后就乖乖回国,然后他们又会重新给我物色一份安稳的工作和一个其貌不扬老实乏味的男人,照着他们的蓝图过着波澜不惊安逸平顺的无聊生活。可是从小叛逆的我偏偏如此执着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也许最终也因这份执着在某种程度上打动了他们。

就职圆满告终回归校园的我,学业在周围同学的帮助下也慢慢的跟上正轨,一颗缥缈迷茫的心终于沉淀了下来,只安心地等待着毕业。
今年四月开始至今已入社好些日子了,偶尔回想起过往初来这片国土时的点点滴滴,感觉自己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从没有后悔过当时破釜沉舟义无反顾的来到了日本,然后又怀揣着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信念去就职。
直到拿到就职签的那一刻,我明白了这一路的磕磕碰碰乃至头破血流至死方休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魏伶优。只要努力,你想要的终究会一一得手,无论事业,学业,感情沙粒肿。所以那些刚从象牙塔里毕业的留学生们,不要急着回国过安逸惬意的小日子,不妨留在日本试着去拼闯,无论成败,至少在老衰时忆起年少时光之时会少留几份遗憾,多增几份难能可贵的阅历。理想总须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未来的路还很长,不信宿命的我们要坚信只有你自己才能给自己想要的人生。放手去争取吧,带上有限的青春。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