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cq45声卡驱动忘川不渡一世劫 【原创故事】:-古风念念

忘川不渡一世劫 【原创故事】:-古风念念

忘川不渡一世劫
幽幽忘川江水,横在两岸之间,似分割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忘川帝君站在一岸,周围是如火如血的彼岸花在地狱的阴风中微微摇摆,更衬得她绝美的容颜充满诱惑。
她看着对面那个驻足已久的少年,心中一片疑惑。一只孤魂,为何不去投胎转世,而在这忘川河呢吕平滢。
“你一缕离魂,为何停留在这忘川?”终于有一天忘川帝君忍不住问他,而且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她对这只孤魂。
“我...在等一个人。”少年静静的回答她,背后一片白色彼岸花花海也在招摇。“这里没有你要等的人。”帝君毫无感情的说,她愈发觉得这个孤魂愚昧。“地狱忘川,哪来的人?”
“是吗?”少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他温润如玉的面孔在地狱中显得格格不入。“那为何帝君,也会日日来这忘川河畔?”
“我...不记得了。”帝君皱了皱眉,她为什么要来这里,她真的不记得了。
因为不记得,所以读不懂少年眉间的悲伤。
引子

“杳裳,你看,这是相思结。”
“帝君,你是忘川帝君,主管地狱。”
“杳裳你要去哪里?你在哪里?”
“杳裳。”
我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头痛欲裂,我这是怎么了?
“帝君,你又做噩梦了吗刘解忧?”门外有一个平稳的声音传来,是旸。
“我没事。”我按住自己异常跳动的心口。“旸,你可知杳裳是谁强子哥哥?”我问他,最近总有一个男子,在叫杳裳。可她是谁,梦里,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门外的人似乎一瞬间停止了话语,良久,他回答我:“臣不知。”
不知?我无言地走下床,想来也是睡不着了,便想去忘川河旁。
“帝君,你去哪?”旸墨黑色的眸子看着我。
“忘川。”我简短地回答他,又补上一句,“你不用跟来。”他的脚步戛然而止。
我来到忘川,又看到了那只在忘川河畔驻足多时的孤魂,他说他在等一个人,我劝过他去转世,他却依然坚持等,真是愚蠢的凡人,到死也苦苦痴缠。
果不其然,他就在对岸,白衣胜过地上的雪白的彼岸花。
“你还没等到你要等的人吗?”我问他,他在这里真的挺久了。
他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这样不愿转世的孤魂,在地狱还真是少见。
“凡人,转世不好吗?何必在这里苦耗时日,地狱没有人,你不会等到她的。”我和往日一样冷冰冰的说,却看见他眼中划过一丝心痛,像琉璃上转瞬即逝的光华,我还是捕捉到了。
“凡人,你要等的人,叫什么名字?我为忘川帝君,必定可以帮你寻到她。”
少年犹豫着,轻轻吐出几个字,却像是用了一生的力气:“她叫杳裳。”
杳裳?这个名字直直撞在我心口上,这是在梦里反复出现的那个名字。
我突然一阵剧烈的头痛,我隐忍着皱了皱了眉。
“她说,让我在忘川等她。”少年继续说。
头痛更加猛烈,我抱住头,蹲了下来。杳裳,杳裳,为什么我会梦到这个名字?
“你...你怎么了?”少年担忧的问我,我清醒了一会儿,心中的疑虑更加重了。我真的是忘川帝君吗?记忆不让我质疑,我记得地狱的一切,历经了几千年。
“帝君陈奕伦,该回去了。”旸在这时突然出现,他看着对面少年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我的视线在少年身上停留了好久,终究回去了,也许只是巧合罢了,我也从未见过他不是吗?

旸最近很异常,说不出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旸有事隐瞒我。
而且我的确失去了一段记忆,彭悦先我知道自己每天都要去忘川,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好像有什么执念告诉我,要这样做。
我打算去找旸谈谈,刚到他房门口,便听到里面有人谈话。我想要敲门的手指僵在半空中。
“那个孤魂处理掉了吗?”
“回旸大人,过不了五天的时间,他便会被迫喝下孟婆汤,转世为人。”
“嗯,那就好,为了帝君,那个孤魂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时空天书。”
我的手攥成拳头,只是悄悄走了,仿佛我没有来过一样。
忘川旁,掌船的船夫悠哉悠哉地划着桨,我坐在船头,看着岸边一红一白的彼岸花。
“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回失去的记忆吗?”我问老渔夫。
“帝君呐,为何突然这么问林祖荣?”船夫继续划桨。“随便问问。”我敷衍着说。
“这孤魂在这里在喝下孟婆汤后会回忆起自己的一生,然后全部忘记,若是地狱之人...”
我挑了挑眉。
“在这忘川河中。只要投身于河中,不过,帝君,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会失去地狱的神族身份,堕入轮回之中,饱受生死之苦。”
“是这样吗? 船夫,你在这忘川也比我久,虽然我是帝君,也只区区几千年。”我看着这深色的忘川。
“卑职不敢。”
我无心再游忘川,回到了王府,旸和往日一样,在门口等我。
我面无表情地走过去,问他:“旸,你有事瞒我?”
“臣不敢。”
“是么?”我勾起一丝冷笑,抬手施咒缚住了旸,柔软的彼岸花藤缠住他全身,凡被藤条扫过地方,都会感到如同铁烙的感觉。
“帝...帝君...”旸吃痛得声音都颤抖了神兵天子,他半跪在地上,额头上青筋暴动。
“本君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再不说实话,你就等着生不如死吧。旸,你跟我很久了,你也知道本君的手段...”
“帝君,你不能知道黑金教父,绝对不能。”他已经绻在地上,而花藤渐渐收紧,我的目光越来越冷。
旸抬起手,在空中艰难地画了一串符文,“杳裳,我本不该骗你,是我太自私,也许,你本不属于这地狱。”
我还没知晓他的话是何意,那串符文突然跃向我,我眼前一黑,跌入了黑暗之中,之后是一个冗长的梦境。


江南入夜,才子佳人纷纷结伴出行,在一色灯影之中,作着或佳或劣的诗词。
宿卿也在其中。好友要他同来,也只得作伴。
宿卿正看着水面上一盏盏的莲花灯,屋檐上掉下一只鞋子,吓到了他,定睛一看,是只绣花鞋。
“公子,搅扰了。”屋檐上传来女子的声音。
宿卿抬起头,看见一个眉眼弯弯的女子,她笑的有点尴尬,脚上只穿着一只鞋子,宿卿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
“姑娘,你为何一个人坐在屋檐之上,岂不危险?”宿卿一边把鞋子捡起来丢上去给她,一边问她。
“没有啊。”女子穿好鞋,笑的更明朗,一空繁星在她头顶,“公子你上来看看,就知道我为何会在这屋檐上了。”
“这....”宿卿犹豫了一会儿妖兽帝国。
“公子莫不是胆小如鼠不敢上来?”女子的嘴角噙着笑意,却失望地摇了摇头。
“怎么会!”宿卿一看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看不起他,挽挽袖子便爬了上去,在屋檐上,江南的美景尽收眼底,橘黄色的灯光跳动在粼粼的水面上,几叶小舟在水中划动,传来一阵扬的笛声。
宿卿被美景触动:“姑娘是因为此处可看到这夜中美景才会到屋檐上来的吧。”
“不是,因为我上来以后,不敢下去了刘赫铭。”女子抿了抿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乌黑的眸子映着灯光的光辉。
“这....”宿卿嘴角抽搐了一下,“那在下可不奉陪了,先走一步。”
宿卿说着,便重新回到地面上,弹弹衣袖,便要走了。他还没见过这样的女子呢,都说女子要聪慧才可人。
“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啊?”那女子在屋檐上问他。
“在下宿卿。”宿卿并没有回头。
“哎! 宿卿公子,我叫杳裳! 杳裳一一”她在后面大声地喊。宿卿回过身,却被她明媚的笑容晃到了眼睛。那笑容,就像江南夜里放的烟花一样绚烂。
宿卿并未想太多,只是萍水相逢罢了。
就像绚丽的烟花在夜空划过美丽的痕迹,最终还是会陨落消失。
宿卿也没想到自己会再遇到那天晚上那个傻乎乎的姑娘的场静司。
那日他坐着马车出门办事后回家,他的马车差点撞到人。车夫骂骂咧咧的声音让宿卿烦闷的往外看了一眼,瞥见那天自称杳裳的女子倒在路中央鲍玉菁。他连忙下车去扶她。
“哎!公子又是你! 怎么每次我惹事都被你撞到了。”宿卿不知说什么混蛋神之旅,只是把她带回家里,帮她看看有没有受伤。
“你伤到哪了?”宿卿问她。
“嗯,好像没受伤,哪都挺好的。”杳裳站起来想证明一下,马上跌坐了回去周宝生,“脚....”
“我找郎中帮你看看吧,毕竟是我的马车撞到了你。”宿卿叹了口气,看她很痛的样子,皱了皱眉。“你家在哪? 我差人送你回去吧。”
“我.....我没有家。”查裳似乎很失落地说。
“没有家?”宿卿眉头更紧了,“那你这几日住在何处?”
“屋檐上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自己叫杳裳,不记得父母或者兄弟姐妹什么的,更别说家在哪了。”
宿卿沉默了,这个姑娘还挺可怜的。
“公子,要不你收留我住在这里,我会干活做事,不会偷懒的。”杳裳可怜地看着宿卿,宿卿思虑了一下,便让她留在府里分手妹。
宿卿有自己的心思,他想继续看着她明亮如阳的笑脸。


我恍如大梦初醒,地上的旸忧伤的看着我。接下来的也不用再看了,我是地狱的人,当初其他人争夺忘川帝君之位,旸为了保护身为继位者的我,将人的血肉化入我体内,封住了我一部分记忆,把我送到阳间。等他处理好其他叛乱分子,再把我接回地狱,可他发现我竟然在这段时间内爱上了凡人。所以他为了让我安心回来,以自身元魂为注,剥去了我在人间的记忆。于是,有了忘川帝君,却再也没有杳裳这个人了。
我悲伤地看着重伤的旸,他让我重新获得了自己受益匪浅造句,元魂也会损毁。
“抱...抱歉。"旸眼中有了泪光雏菊三原色,“可是...我...我爱你几千年了,我不能让那个凡人...毁了你一生。不过...也无憾了...那个凡人...应该已经转世了。”旸闭上眼,有一丝满足的笑。
我如遭雷击,才发现记忆的回归早已让我泪流满面了。我往忘川跑去,脑海里全是我和宿卿的往昔。
他在书案前认真的看着书卷,他对我笑得如沐春风,他站在忘川彼岸哀伤的眼神......一切的一切,几乎要把我淹没。
我本和宿卿开开心心的过着每一天,直到黑白无常把我带回地狱,宿卿找我找疯了,我不能到阳间找他,只能日日托梦给他,最后一次托梦,是在我被旸封印记忆前,我告诉他,我在忘川等他。
那一夜,宿卿投了江。
原来,他在忘川河畔不愿转世,是在等我...
我...在等一个人。
一一不用等了。
“呵呵呵呵呵呵,公子啊,喝了我这孟婆汤,你就可以忘记所有烦恼了。”
“什么都没了吗?”
“是啊,什么烦恼都没了,公子,快喝了吧,喝了,过了这奈何桥,你就有新的一生了。”
我赶过去时,宿卿正端着那碗孟婆汤,喝了下去。我瞳孔猛地收紧:“宿卿夏俊娜!”
他猛然抬头,眸子里全是惊喜:“杳裳李秋成,你记起来了?”
“对啊,我记起来了。”我的眼泪划过脸颊,其他人疑惑地看着我们。
“太好了,我还是等到你了刘向圆。”宿卿笑着,被推搡着走向奈何桥,“来世,杳裳,我们还有来世。”
我眼睁睁看着宿卿的身影消失在奈何桥尽头的光芒中,我转身,跳入忘川之中。
下一世,不用你等我,我会到人间,去寻你。


少女一身红色的长裙,在夜晚江南水边放着莲花灯,她蹲着,看着自己的灯渐渐飘到对岸的一角白衣旁。
少女错愕站起来,少年伸出纤长的手指拾起那盏颤颤巍巍的莲花灯惠普cq45声卡驱动,正好看到对面一脸惊讶的少女。他们相视一笑。
少年双手拢在一起,朝对面大声地喊:“我是不是见过你!”
少女明艳的笑容在一片灯火中格外动人。
往期精彩推荐:
【短篇】南安,始终难安
【微故事】自当世间真绝色
详情请关注微博:
古风念念

图片来自百度 | 不作商用
文/喵了个啾咪
小编/折耳
审核/丸子君
官方读者QQ群:185652316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分享给更多人哦~

Tags: